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Wonderful Unknown 01

-ABO+学园paro+R18

-来自一个脑洞

-刚好赶上5/7こぎなきの日!同乐同乐!

 


01

头好晕,身体好热。

小狐丸默默数着从额头上滑落的汗珠,指甲紧紧地掐进掌心里。

教室内飘着一股若有似无的杏仁味,其他人没有丝毫察觉,唯有小狐丸注意到了,并且因为这股味道,他整个人都越发躁动不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只觉得自己难以呼吸,眼前发黑,仿佛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朝着他的下半身汇集而去,难以形容的羞耻感不断冲击着他的自尊心。一向被认为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的他竟然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平白无故就……

下身硬挺的顶端磨蹭着内裤,迫不及待想要得到抚慰。

回去,快回去!

然而就算小狐丸在自己的脑海中不住嘶吼,下身那处却没有一点颓势。

在他即将崩溃之时,下课铃声及时响起,就像一道终于得救的讯号,小狐丸马上随着走出教室的人群,装作若无其事地来到厕所。

五分钟后——

啊啊啊,到底该怎么办啊!

小狐丸此时甚至比刚才在教室里时还要崩溃。

年轻的时候谁没有想着梦中情人解决过几次生理问题,可这次显然不一样啊!无缘无故就自己硬起来了,按照以往的程序来却没有任何效果,怎么可能?!

就在此时,小狐丸听到厕所外边似乎发生了什么骚动,注意力一经转移,他便也觉得下身涨得没那么厉害了。叹了口气,他提起裤子走到厕所门口,发现门外全都是在围观的学生。

“刚才被抬走的那个人是A班的吧?”

“好像是,唉……现在的Omega胆子也真大,居然敢隐瞒身份来普通学校上学。不过也幸好这里只收Beta学生,这万一是在外边遇到一个Alpha被意外标记可就惨了。”

“没准别人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呢?”

“这就不好说了,虽然现在是平和年代,Omega的数量也越来越少,可Omega毕竟还是Omega啊……”

Omega?

小狐丸正是在A班就读,而在班里刚好出现Omega突然发/情之前,他也开始觉得身体不对劲,差一点就被情/欲冲昏了头。看似无关的线索仿佛一下被什么串联了起来,他隐约猜到了一个答案,却有点不愿相信。

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去找学校里自己信得过的人去问一下吧。

上课铃声响起,看热闹的人群也散去了。小狐丸捂着肚子回到教室,找到任课老师说自己不太舒服,需要去一趟医务室。看到一贯以来的优等生脸色惨白的样子,老师并没有将此事和刚才班里突然失控的Omega联系起来,反倒关切地催促他快去医务室,好好休息早日康复。

直到走出教室,他才敢张口呼吸。

教室里的杏仁味已经强烈到让其他人都觉得刺鼻从而打开窗户通风,这样的味道于小狐丸而言更加难以忍受。他快步走向医务室,只有到那里他才能找到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

而当他总算到了医务室门口时,却发现大门敞开,好像里边的人知道自己会来特意迎接似的。

“三条老师?”小狐丸还是礼节性地敲门问道。

“请进。”门内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小狐丸走进医务室后随手把门带上,见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完全放松下来。

“刚才的事我都听说了,也想到了你会来找我。”三条老师不急不缓地说,“小狐丸你现在是否觉得身上燥热,尤其在闻到一些特殊味道的时候会有种特殊的冲动?”

“啊……是,兄长是怎么知道的?”

被小狐丸称作兄长的三条老师正是家中的长兄三条石切丸。从医学院毕业后他不知道为何执意来学校里做一名校医,不过也多亏了他在,小狐丸才能在第一时间赶过来寻求帮助。

石切丸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转身走到一个柜子前,打开柜门,里边赫然是一个保险箱,而且还是指纹锁。

所以果然家里有些事一直在瞒着自己吧……小狐丸想,眼睛却没放过石切丸任何一个动作。

只见石切丸打开箱子,从里边取出一支药剂,递给小狐丸示意他服下,又从箱子边缘拿出一罐喷雾剂,在手上摇了摇。

“这是什么?”小狐丸服下药,却对石切丸手上的喷雾剂有些感兴趣。

“这可以掩盖一些味道。”

“味道?”小狐丸四下闻了闻,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寻常的味道。

“难道你没有感觉到,你自己身上的味道比平时浓了至少十倍吗?”石切丸拿着喷雾剂绕着小狐丸前前后后喷了个遍,“不过一般人也很难察觉到自己身上的味道,况且你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

“Alpha的被动发/情期。”

单是Alpha一词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小狐丸愣了几秒,随后叹了口气道:“果然是这样啊……”

“哦呀,我还什么都没说,小狐丸就已经猜到了吗?”石切丸有些意外。

“猜不到就怪了吧,我刚才可是一个人在卫生间里……唔……”小狐丸差点把自己那尴尬的一幕说漏嘴,好在石切丸没有追问,他连忙换了个话题,“说起来,第二性别的分化不是一般在十二岁左右就开始了吗?为什么我都升入高等部了才突然表现出来?”

一个疑问得到解答后,迎来的是更多的疑问。

“书本上的确是这么写的,但要知道,现实中是有很多特例存在的。”石切丸一边说着一边收起喷雾剂,合上密码箱,“你会有这些疑问我可以理解,但这里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已经提前联系过三日月了,你回家后他会详细和你谈一谈。”

小狐丸忽然觉得,自家的水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所以,小狐丸今天已经完成第二性别分化了么,甚好甚好。”三日月捧着茶杯,脸上一副悠闲的表情。

“一点也不好。”小狐丸皱着眉头道,“兄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显而易见嘛,我们三条家从原先的战乱时期到如今的和平年代,所有直系成员都是Alpha,并且一般会到二十岁左右才会出现第二性别分化。”

三日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把小狐丸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全都彻底颠覆了。

“等等,二十岁?这和普通人的性别分化时间相差了整整八年?”

“没错,正因如此,我们三条也就有别于其他Alpha,在年轻的时候更接近Beta,而年满二十成人后才会开始分化,该说是厚积薄发呢。”说着,三日月又抿了一口茶。

“可是我今天又怎么会……”

“啊啊,这件事我听说了,似乎是你班上有一位故意隐瞒第二性别的Omega突然发/情了,因为平时一直在用大量药物维持Beta的状态,一旦身体出现抗药性,带来的影响会比普通的Omega发/情还要严重,甚至连Beta都能清楚地辨识出信息素的味道。”

“原来如此……”

“是啊,还真是危险呢。具体的原因还在调查中,不过至少现在能确定的是,那个孩子之后会转学去Omega的特殊学校。”三日月平静地说。

Alpha, Beta, Omega这三种第二性别的出现可以追溯到百年前的战争时代,无论是Alpha的野心与强大的战斗力,还是Omega远高于Beta的生育能力,在当时都是被急切需要的。而当战争结束,和平时代来临,Alpha和Omega的数量急剧减少。又由于发/情期的不稳定性,拥有这两种性别的人往往会给自身和周围的人带来许多麻烦,也因此当性别分化完成后,所有的Alpha和Omega都被要求在特殊学校就读,只有极少数人隐瞒过去。

茶室内一时陷入安静。

三日月望着小狐丸略带遗憾的表情,缓缓说道:“那么小狐丸希望转学吗?”

“我……”小狐丸低下头,隔了好久才说,“不想。”

“这样啊……”

“毕竟,有很多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突然转学实在是……有点可惜。”小狐丸无奈地笑着,也不知道三日月是否在认真考虑自己随便找来的借口。

 

 

Omega当众发/情事件很快就被学校里新的热门话题取代。午休时,听到班上同学如往常般谈论着偶像的绯闻,B班谁在和C班的谁交往,刚上映的电影好想再看一遍之类的话题,小狐丸却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此时的他和身边所有的Beta看起来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的异常。

无非就是个头高了点,比其他人更擅长体育运动,偶尔帮忙组织一些班级活动,所有Beta不擅长的事他都能完成得很好。如果不是昨天那个隐藏身份的Omega,他也不会得知自己的真实情况。

感觉,就像个异类一样……

小狐丸把头埋在手臂里,深深叹了口气。

“小狐丸?”一个声音在教室门口响起。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小狐丸马上抬起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鸣狐,你来啦。”

手里提着便当,两人穿过热闹的走廊,踏上通往顶楼的台阶。推开门,初夏的微风轻拂脸颊,小狐丸下意识理了理头发,撑着门侧身让鸣狐先出去。

顶楼上除了他们二人以外再无旁人,这里就像他们的秘密基地一样。虽然不在同一个班,但从小学便相识的他们一直是要好的朋友。

鸣狐不善言辞,只是默默拿出自己的便当盒,又取出一个稍微小一点的盒子,打开后推到小狐丸面前。

“好精致的稻荷寿司!”小狐丸夸赞道。

小盒子里整齐地码放着六个稻荷寿司,听到小狐丸的赞赏,鸣狐本想谦虚礼貌地回答他,但话在嘴边组织了半天也没说出口,他只好稍稍低下了头。

“鸣狐是要和我分享这些稻荷寿司吗?”小狐丸耐心地问。

鸣狐点了点头。

金黄色的油豆皮包裹着软硬适中的米饭,甘甜中带着不易察觉的醋香。

小狐丸吃完一个,正在舔嘴唇回味,却发现鸣狐手里捧着自己的便当顾不上吃,只是一直看着他。

“食用感言?”小狐丸问。

“嗯……”

“好吃是好吃,只不过……”

鸣狐的心好似被忽然提起,他屏住呼吸等待接下来的评价。

“只不过吃不够啊,吃了一次还想吃第二次,这样一天天下来都上瘾了呢。”

见鸣狐还在发愣,小狐丸顺手拿起一个稻荷寿司塞进他的嘴里。

“说好是分享了,怎么能我自己独食呢?”

鸣狐嘴里被寿司塞住,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他马上反应过来,抢先一步从盒子里拿出一个寿司也塞进了在一旁偷笑的小狐丸嘴里。

“唔……好啊,居然来偷袭!”

就这样你来我往,一小盒寿司很快就被两人吃光了。

饭后小狐丸背靠墙望着天,鸣狐安静地坐在他旁边,许久都不曾开口说话,若不是熟悉他的人,还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鸣,如果我将来转学了,我们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你还会记得我吗?”

“嗯……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问?只是一些不太方便说的原因……嘛,不过现在的话,只要鸣在这里,小狐我哪里都不会去的。”

校园里的钟声响起,也宣告午休时间结束。

小狐丸站起身来,习惯性地朝依然坐着的鸣狐伸出手,拉他起来。

“明天也一起来这里吧?”

“嗯,明天见。”



TBC

————————

我为什么要开这个铺垫这么多的脑洞好想直接跳到最后一步上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抱头……

在这里再说下5.1新刊通贩的问题,由于淘宝那边最近查的比较严,代理方面说会在一个月后上架,还请大家耐心等待一段时间,感谢支持!

  58 21
评论(21)
热度(58)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