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狐之缘 下

-上篇



鸣狐回家的时候天色已晚,但一路上他却能看得很清楚,这样在暗中视物的能力就像真的狐狸一样。他不禁瞧了眼手腕上绑着的发带,这算是来自狐狸的祝福吗?正当他想要和往常一样悄悄溜进家门时,却发现院子里灯火通明,几个月没有露面的父亲大人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口等他。

这下可糟了。

见到鸣狐终于回来,家仆们总算都松了口气。以往他偷跑出去也就算了,偏偏今天正巧赶上国吉大人过来,着实引发了不小的骚动。

鸣狐低着头站在门口,一言不发。他听见父亲好像无奈地叹了口气,也没有责备他什么,只是拉着他的手走进了院中。

“说起来……为什么国吉大人会这么生气啊?不就是小孩子家贪玩偷跑出去嘛。”一位显然是新来的家仆悄声问道。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鸣狐大人从小到大都一直被限制外出,原因是……”

“喔喔,这个我听镇子上的人提起过,有说是私生子的,还有说是身患恶疾的。”

“传言不足信呐,这件事……但凡是在本家那边待过的都知道。”

家仆小心地把大门关好,见四周无人,这才开口。

“国吉家的孩子从出生那天起,就被人下了最为恶毒的诅咒。”

 

 

鸣狐躺在床铺上,难以入睡。

起初他偷跑出去只是单纯地想看看外边的世界,每天都被关在这座宅院内,尽管衣食供应不缺,但住久了也会觉得无聊。直到前不久的某一天,他从闲聊的下人口中得知自己会被关在这里的原因,他才开始真正明白为什么父亲总在不经意间叹气,而自己无论犯下多大的过错都不会有更多的责罚。

国吉家的孩子都无法活过十四岁。

这是一个无法被打破的诅咒。

金黄色的发带被整齐地叠好放在枕边,此时就好似是唯一的安慰。那上边似乎还残留着那位化作人形的狐狸的味道,又不像一般动物身上的味道,反而带着异香。

是了,这一定是他那头被精心打理过的长发上的味道。

“鸣狐是在思念小狐我吗?”一个声音忽然在黑暗中响起。

鸣狐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不再在床铺上,而是正站在一座红色鸟居之下。

“小狐丸?”鸣狐轻声叫出这个名字。

他只觉得身后一暖,就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穿得这么少,小心着凉啊。”

白色长发垂到鸣狐身前,他闻着那上面的味道,感到格外安心。虽然见不到小狐丸的脸,但他肯定,这就是之前他所遇到的人,或者说是狐。

“小狐丸。”

“我就在这里,只要鸣狐呼唤我的名字,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

无论对人类还是对其他生灵而言,名字都是每位个体最重要的代表。正如人类在听到自己的名字时会马上有所反应一般,听力绝佳的狐更可以立刻做出回应。

鸣狐感觉自己被小狐丸的气息层层包裹着,哪怕诅咒真的只能让自己活到十四岁,能在有生之年遇到如此温暖的狐,他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鸣狐再睁开眼时,外边的天已经大亮了。他依然躺在自己的床铺上,哪里都没有去过,只是枕边那条金黄色的发带一直被他紧紧握在手中。

“小狐丸……”

他望了望四周,屋子里静静的,并没有什么人出现。

然而他没有注意到,门外院子里的池塘旁边,正坐着一只狐狸,望着他房间的方向。

 

 

自从上次偷跑出去被发现,鸣狐就被看管得更严了。不过尽管家仆的数量多了一倍,他所要求的木料倒没有受到任何限制。

鸣狐喜爱雕刻狐狸,也只会雕刻狐狸。他回忆着自己见过的狐狸的样子,耳朵的朝向,四肢的运动方式,毛茸茸的尾巴……他们或玩闹嬉戏,或团成一团正睡着觉,还有惬意地梳理毛发的。有时他也会想,会不会其实自己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不然怎么会没见过几次狐狸,却总能在脑中清晰地想象出他们的样子。

一天,他正在休息,忽然听到有家仆来报,说是再过一周,有几位远方亲戚会过来短住。鸣狐好奇,难得追问了一句,这才得知原来是父亲怕他一个人嫌闷,特意去请藤四郎家的孩子们过来陪陪他。说起来,这些孩子年纪虽然比他小不了几岁,辈分上却要低一辈,还要叫他一声叔父呢。

鸣狐把屋里散落着的木雕收好,直到他看到前不久刚完成的作品——那是他想象着小狐丸化成狐狸的样子雕出来的。

小狐丸。

一想到这个名字,心里就会忍不住生出波澜。

只要叫出他的名字,他就一定会出现吗?或其实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没人看得清狐狸的笑脸背后是什么,那么去相信一个虚幻梦境中的承诺也是傻得离谱吧。

 

 

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藤四郎家的孩子们如预期般抵达。一向安静的院落里顿时热闹了起来,鸣狐小心地朝外张望,只见一位比自己还高些的少年领着一众孩子走了进来。

从他口中得知了他的名字,粟田口一期,这是本家家主继承人才可以使用的姓氏,但他看起来却很温和有礼,不仅没有一点未来家主的架子,还经常分出心来关注弟弟们的行踪。

“哇~好漂亮的木雕!鸣狐殿,这些都是您的收藏吗?”

一期刚要提醒他们不要随意翻动别人的物品,却见鸣狐一只手拿起木雕,另一只手比作狐狸的手势。

“这些是我的作品。”

藤四郎们发出惊讶的呼声,随后又缠着鸣狐想要看他亲自示范一下是如何制作的。在一期满怀歉意的目光中,鸣狐并没有推脱,挑出一块手掌大小的木料演示起来。

这是他每天都会做的,也不算难事,不过在旁人看来就不同了。

“好厉害,鸣狐殿好像可以给死气沉沉的木料赋予生命一样!”

“是啊是啊,如此精美的作品丝毫不必外边街上贩卖的差呢。”

“这样的手艺实在是太少见了,不知鸣狐殿师从何人?”就连一期都忍不住多问两句。

鸣狐放下他刚完成的作品,轻声答道:“狐之人形馆。”

“那是什么地方?在这个镇上吗?”

鸣狐点点头。

“奇怪,可是我们来的时候没在街上见过有这么一家店啊。”

“或许是漏看了什么地方吧?”

藤四郎们回忆着刚到这里的所见所闻,并没有任何关于这家店的印象,倒是厚藤四郎想出了一个办法。

“不如就请鸣狐殿带我们去拜访一下?正好也可以去镇上玩一玩嘛。”

其余人跟着附和起来,只有一期观察到鸣狐面有难色,他忽然想起了曾经在本家时听到的传闻。

“我不能出去。”鸣狐平静地说。

这座宅院虽然就像一道枷锁,但却也是家人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藤四郎们有些遗憾,但在一期善意的阻拦下,他们也就没再追问下去。

孩子们整日待在宅院里越发无聊,眼见天气这么好却不能外出游玩实在可惜,于是在厚的怂恿下,他和药研以及乱趁众人正在午睡时找到了鸣狐。

“鸣狐殿,要不我们就偷偷跑出去,现在大家都在休息,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我们的。”

“我从一期哥那里听说鸣狐殿有不方便外出的苦衷,特意从五虎退那里借来了帽子,稍微遮挡一下别人就认不出来了。”药研从身后拿出一顶帽子,递到鸣狐面前。

“我们有给一期哥他们留信,所有什么都不必担心啦!”乱比出胜利的手势,就等鸣狐点头答应了。

鸣狐低头想了想,他本来不想再次偷跑出门让家人担心了,可眼角余光瞥到自己放在桌上的金黄色发带,又忍不住想要再去镇外某个地方看一看。

只是稍微出去一会儿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他先伸手拿起桌上的发带熟练地绑在自己手腕上,随后接过了药研手中的帽子。

藤四郎们的眼里顿时亮了起来。

 

 

走上熟悉的街道,和第一次来时并没有什么不同。镇子本就不大,生活节奏也一向缓慢,即使过了两年也没有太多的变化。然而这对于初次到这里来的藤四郎们却是新鲜的体验。

鸣狐按照以前去往狐之人形馆的路径带他们向前走着,正要拐过一道弯时他开口道:“前边就是了。”

藤四郎们满怀期待地跟了上去,然而就在转过街角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和刚才经过的热闹街道完全不同,眼前只是一片长满杂草的荒地而已。

怎么会这样?明明前几周还来过这里的。

鸣狐百思不得其解,却在这时忽然看到杂草中一闪而过的一只动物。

狐狸!

鸣狐马上追过去,藤四郎们也顾不上惊讶,跟着鸣狐和狐狸一路穿过荒地,眼看是离镇子越来越远了。

到了镇外,周围逐渐升起了雾气,原本还晴朗的天空顿时被浓雾笼罩,只是能隐约看到前方鸣狐的背影。

“等一下,我们不能再往前走了,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药研拦住了还想要跟上的两人。

“可是鸣狐殿他……”

“鸣狐殿从小生活在这里,对周围环境很熟悉,但换了我们如果再走下去就会迷路的。”

“没错,我们不如就回到镇子上等鸣狐殿吧。”

三人达成一致,转身往回走,说来也怪,先前还围绕在四周的浓雾竟主动散去,好像特意指出了一条回到镇上的路一样。而就在他们即将回到小镇时,身后的雾气中忽然传来了一阵飘渺的铃声。

同样的声音鸣狐也听到了。

回过神时他已经看不清周围的路,整个人都被包裹在浓雾之中。那阵铃声就似在指引他方向一般,每当他不确定该往何处走时,铃声便会响起。

心里默念那个名字,鸣狐不断往前走着,手腕上的发带也被雾气打湿,垂在身侧。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在一切结束之前再见他一面。

小狐丸。

叮呤——

清脆的铃声响在耳边。鸣狐抬起头,对上了一双赤红色的眼睛。

“小狐丸。”

“小狐已经听见鸣狐的思念之情了。”

宽阔的衣袖将鸣狐拢入怀中。

“鸣狐愿意永远留下来陪伴小狐左右吗?”

见不到面时无比思念,呼唤名字而没有回应时则更是失落,可此刻终于切切实实见到了触碰到了对方,心里反倒有些难过。

“小狐丸……我、我不能……”

小狐丸没有惊讶,只是轻轻抚摸着他的头。

“是怕家人担心吗?”

鸣狐摇摇头。

“我的时间,只有最后的两年了。”

小狐丸听到他的回答,反倒笑了起来。鸣狐不解地看着他,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莫非他早就知道些什么?

“如果鸣狐所说的是人类那点小小的咒术的话,小狐我确实有办法将其消除掉。只不过……”小狐低头望着鸣狐,“即使你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你也依然愿意留下来吗?”

鸣狐抬头,笃定地说:“喜欢小狐丸……想要和小狐丸在一起。”

浓雾散去,天空晴朗如初,而不知从哪里飘来了一朵云,竟在晴天下起了雨。

晴天下雨,狐狸娶亲。

一位坐在山脚下歇息的老人见到这样的情景不禁眯起了眼,笑起来的样子就好似狐狸一样。如果鸣狐在这里,一定能认出这便是当初狐之人形馆的那位店主。趁着最后一点雾气也即将要散去,老人站起身走进雾气里,待他再出来时却只剩下一只脖子上带着一圈玉石的狐狸。

 

 

“哎对了,你有没有听说过国吉家的小儿子被人下了诅咒的事?”

“有啊,现在镇子上谁不知道这件事,唉,真是可怜啊,不到十四岁就……”

然而尽管传言如此,就连国吉大人来别院的频率也少了很多,但家仆们依然奉命每日打扫,尤其是从前鸣狐所居住过的房间。

一日,正准备推门进屋家仆忽然发现门口地上多了一只狐狸的木雕。

他喜出望外,连忙跑去通知众人。

“鸣狐大人回来啦——”

 

 

Fin.

————————

终于嫁出去了www(合掌)

这篇略作修改后会收录在5.1刀剑春祭首发的个人双狐短篇集里,本宣见这里,至此为止,所有预计放出的篇目都已经发出来了,接下来就剩一些比较琐碎的收尾工作了,感谢大家的支持!

  49 4
评论(4)
热度(49)
  1. piemul832kt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转载了此文字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