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狐之缘 上

-大概是山野怪谈

 

上、 


临山而建的小镇上有一处僻静的院落,虽少有人前来拜访,但周围人都知道,这是当今世上最富盛名的国吉大人家的别院。然而奇怪的是,今日这里却并不平静。隔着厚重的院门,连路人都可以听见里边纷乱的脚步声,还有家仆焦急的议论。

“后院也找过了,还是没有。”

“每个房间都仔细找了?厨房呢有人去看过吗?”

“哪里都找遍了,可都……”

“你们快过来看!这边墙上有脚印!”

一众家仆朝着被指出的院墙处聚集过去,只见一人多高的墙上的确有两个几乎看不出来的灰色脚印,比一般成年人的要小很多,看样子似乎是个孩子留下的。

众人面面相觑,心想这下可真糟了。

“完了完了,找不到鸣狐大人,咱们明天都得卷铺盖回家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上街去找啊!”

国吉大人每隔三个月便会前来别院居住一周,明天正是他即将到达的日子。尽管国吉大人待下人一向宽厚,但这并不意味着犯错之人就可以免于惩罚,更何况不见踪影的人可是大人最心爱的幼子啊。

与乱作一团的家仆相比,引发整场混乱的中心人物此时却悠闲地走在街上。

十年来,鸣狐一直生长在那座别院里,尽管他也算是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但始终没有机会真正走出去亲眼看一看外边的世界。立身于喧闹的街道,他才发现原来外边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繁华。从来都波澜不惊的眼中多出了缤纷的色彩,他一下就喜欢上了这样的世界。

街道两旁商店林立,卖吃食的,卖服饰的,卖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的,以及……鸣狐忽然注意到街角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店门口的牌子上好像有一个他极其熟悉的字。

他走近几步,歪着头念出声来。

“狐之……人形馆?”

店里传来一股醇厚的木香,但更令人移不开眼的,莫要属摆在店门口那些形态各异,或安静休憩,或追逐打闹的狐狸木雕。

因名字里带有一个“狐”字,鸣狐对所有与狐狸相关的事物都很有好感。打从看到这些木雕的第一眼起,他就对它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蹲下身,想要伸手摸一摸面前一个以一只打盹的狐狸为原型的木雕,可又怕店主介意,一只手悬在半空中收也不是放也不是。

“喜欢的话,可以摸一下喔。”

不知何时,一位暮年老者出现在鸣狐身后。

鸣狐不清楚老人的来历,一时还有些犹豫。似乎看出他的顾虑,老人笑着走到他面前。

“放心好了,我是这家店的店主,这些都是我的作品。”

得到首肯的鸣狐这才安心地把手放上去。

如果不是亲手抚摸着木头上的刻痕,从远处看他还以为这是一只真的狐狸。遵循着店主的话,鸣狐只摸了一下就收回手,目光却一直在这几只狐狸木雕上来回游走。

“你想要一只吗?”店主出声问。

鸣狐点点头,想了想又摇摇头。他知道买与卖的含义,这其中要涉及到金钱。可他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身无分文,又怎么买得起呢?

仿佛看出眼前这个孩子的纠结,店主弯腰拿起那只他刚才摸过的木雕,放到他的手里。

“你可以先替我保存它,只要你愿意跟我学艺,等你学成的那一天,它就是你的了。”

 

 

有了第一次偷跑出去的经历,第二次虽然多了不少阻拦,但这些依然挡不住急于去找老师学习雕刻狐狸的鸣狐。

年迈的店主从没有过问他的来历,只说约莫一个月去见他一次,其余时间自己每日练习即可。所以除了每月的这一天,鸣狐一直都乖乖待在自己的屋里,只吩咐下人隔段时间进来清理木屑,并送来更多木料以便练习。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两年。

店主没有看错人,被他选为自己手艺继承人的鸣狐有着极高的天分,只用半年就学会了所有的技法,又用一年半的时间将其融会贯通。

随着鸣狐的最后一个动作落下,一只栩栩如生的狐狸眯眼端坐在他的手中。这是他最满意的作品。甚少言语的他此时却放下狐狸,起身朝教导了他四年的店主拜去。

“谢谢您。”

店主一如往常地笑望着鸣狐,他对自己的选择满意极了。鸣狐的身份并不难猜,相关的传言镇上也有数不清的版本,但他却毫不在意。

“国吉家的孩子,你今日算是学成了,但你与狐的缘分恐怕才刚刚开始。”

鸣狐不太懂他话中的意思,只是默默点头记下。

而后,就在他回家的路上,像是印证了老店主的话,他果真见到了一只狐狸。

不同于那千百个出自他手的狐狸木雕,在街角一闪而过的狐狸有着一身柔软的金色毛发,他只来得及看上一眼就再不见其踪影。

鸣狐看天色还早,将自己刚完成的木雕揣进怀里就快步跟了上去。

说来也怪,本以为那只狐狸已经跑远了,结果转过一道弯又看到了半截尾巴。起初鸣狐还觉得或许是自己运气好,但几次同样的场景重复下来,他却觉得这似乎像有谁在刻意指引一般。然而当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城镇之外。

初次走出小镇对鸣狐来说是一次新奇的体验。远处的深山老林里隐隐透出一股神秘感,只见林间似乎还藏着一抹朱红色,他不自禁朝那里走去。

引他前来的狐狸钻到草丛中不见了,鸣狐注意到狐狸消失的地方正是那道朱红旁边。拨开挡住视线的树枝,他发现面前多了一条路。

路的一端通向城镇,但从那个方向过来显然比刚才狐狸带他走的要绕上更多远路,而路的另一端则是一条上山的小径,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立在小径之上的数座朱红色鸟居了。

朱红色的鸟居……

鸣狐顿时了然,没想到自己竟会跟着一只狐狸来到了镇子旁边的稻荷神社。

稻荷神作为最广为人知的神明之一,掌管着天下各类谷物与食物。几乎在每一个有人居住的镇子上,都能看到供奉稻荷神的神社,而所有稻荷神社的标志便是这样一座座连绵不断的朱红色鸟居。

一路走过来,鸣狐觉得有点累了,便伸手拂开石阶上的落叶想要坐下休息片刻。阳光被树叶遮挡住,在地上留下一道道光斑,盯着他们看久了就连眼皮也逐渐变沉。

不如就睡一会儿吧。

鸣狐这样想着,靠着石阶闭上眼睛。也不知道做了多少光怪陆离的梦,待他再睁开眼时,太阳已悄然跃下山头。

“再睡下去小心着凉啊。”一个从未听过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

鸣狐揉揉眼睛坐起身来,发现自己面前多了一个人。

“即使已经到了春天,山里的温度还是比镇上要低不少呢。况且现在还不回家的话,家人会担心吧?”

说话的人有着高大的身躯,然而最吸引人的却还是他那柔顺的白色长发,显然是经过精心打理的,在脑后由一条金黄色的绸缎绑住。这种发色在人类之中太少见了,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会有花白的头发,可眼前这位看上去明显比自家长辈还要年轻。

山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鸣狐忽地打了个寒颤,彻底从睡梦里清醒过来。

不是人类,难道是山里的妖怪?

他越发肯定自己的想法。黄昏乃阴阳交汇之时,又被称为逢魔时分,在这种时候遇到些稀奇古怪的事也就不意外了。想到自己所在的地方,又有什么妖怪敢在稻荷神社门口现身呢?

“是狐狸吗?”鸣狐轻声问出口,毫无惧怕的样子。

“哦呀,被发现了吗?”化作人形的狐狸有些惊讶,随即嘴角勾起笑着道,“如你所说,在下小狐丸,不折不扣正是一只狐狸,同样也是稻荷明神大人的使者,平时就住在这座神社里。”

原来真的是狐狸。

“小狐丸……?”

“没错没错,正是小狐。”

看着这位名叫小狐,个头却一点也不小的狐狸,鸣狐点了点头,也认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鸣狐。”

交换名字是人类特有的礼节,听到鸣狐的回答,小狐丸眯着眼笑起来。

“明明是人类的孩子,名字里却有一个‘狐’字呢,看来我们是真的有缘,嗯?”小狐丸忽然发现自己的衣角似乎被什么东西扯住,低头一看,原来是鸣狐。

“可以……摸一下吗?”

“诶?”小狐丸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却见鸣狐脸上满是恳求之色,心一下就软了下来,朝他伸出了手。

鸣狐小心翼翼地用指尖轻碰小狐丸的手掌,发现似乎和人类的没什么两样,只是和自己的双手比起来还要大上不少。

小狐丸想,这样的感觉并不坏,便蹲下身子,凑到鸣狐面前。

人类孩子的手如愿抚上白色的毛发,在小狐丸头顶多出来的两缕很像耳朵的地方停留了很久。

“果然是因为这个才认出我是狐狸的吗?不过这里只是普通的毛发啦。真是头疼,小狐我也没几次化为人形的经历,下次一定要好好注意别再露馅才行。”

话虽这么说,小狐丸却很舒服地闭上眼睛,任由这个和他十分有缘的人类的孩子抚摸他引以为豪的毛发。

“这样很好看。”

发丝从手指间滑过,小狐丸睁开眼,见到的是满足地笑着的人类的孩子。

“是么?既然你喜欢,那下次也就这样好了。”

“嗯。”

阳光逐渐隐去,山林里越来越暗。

“我该回家了。”不舍地收回手,鸣狐站起身来。他从怀中拿出自己所作的狐狸木雕,郑重地放在小狐丸的手中,“这是谢礼,希望小狐丸能收下。”

小狐丸仔细看着木雕,不知怎么竟出起神来。

“喜欢吗?”

听到鸣狐小声询问,小狐丸这才回过神,眯眼笑了起来。

“非常可爱的狐狸呢,这是鸣狐所作的吗?”

鸣狐点点头,却见小狐丸将木雕收入怀中,又伸手解下他脑后束住长发的发带,转而系在鸣狐的手腕上。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小狐丸满意地看着自己刚打出的结,赤色的眼眸中有常人难以看透的讯息,真如一只狐狸似的。

“这便是回礼了。”



TBC

————————

嗯嗯,伏笔伏笔,都是伏笔

对了这篇也会收录在短篇集里,本子正在努力关窗中,本宣还请移步这里,感谢支持!~

  43 9
评论(9)
热度(43)
  1. piemul832kt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转载了此文字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