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恒星 上

-师X生,含拉灯

 

上、

 

看着满屋的纸箱子,小狐丸有点头疼。

新搬入的公寓很适合一人独居,空间足够,四周邻居也很安静,而最令他满意的莫过于采光良好的落地窗和外边宽阔的阳台。

推开阳台门走出去,能看到繁华城市一角的夜景,楼下车水马龙街灯林立,抬起头看夜空却显得冷清了许多。

习惯性地抽出一支烟点燃,小狐丸不由地趴在阳台栏杆上感慨:“大城市啊……”

正在他吞云吐雾的时候,他忽然听到左边邻居家的阳台附近有响声,转头看过去,只见隔壁的阳台门被风吹开了一条缝,再仔细一看,旁边的阳台上好像站着一个人。

一直站在那里吗?自己之前都没有发现,还真是安静啊。

“初次见面,我是今天新搬过来的三条小狐丸,以后还请多指教。”小狐丸出声,礼节性地自我介绍。

“粟田口鸣狐。”

听声音感觉对方年纪并不大,显然也是习惯独处之人,除了报上名字以外并没有多余的话。小狐丸对于这样安静的邻居表示相当满意,下意识地弹了下烟灰,火光在夜幕中闪了闪。

“介意吗?”小狐丸指香烟。

“无妨。”

还是一样简洁的回答,然而对方的声音中却好像带着魔力般,让小狐丸不禁想要听到更多。

“大城市啊……”

于是又回到了最初的感慨。

对方没有回应,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见。

“城市里好是好,到了晚上也是灯火通明,可惜连星星都看不到几颗了。”

小狐丸吐出一口烟圈,遮在月亮上更显得迷蒙。

“以前还在家乡的时候,晚上经常和兄弟们躺在野地里看星星。夏天的时候能看到好多星座,一起找北极星,北斗啊,还有半人马座的阿尔法星,记得谁说过那是离我们最近的恒星。”

小狐丸侧过头去看那位安静的邻居,发现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粟田口先生一直住在城市里吗?”

“嗯。”

“这样啊,以后很多事恐怕还要向您请教呢。”

不自觉地用上敬语,小狐丸很有耐心地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请多指教。”

香烟刚好燃尽,月光挥别云朵,倾洒在两人身上,这回小狐丸看清了对方的样子,年纪的确不大,更是一位长相清秀的少年。

“有什么问题吗?”

盯着对方看了很久,小狐丸也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尴尬地笑了笑。

“目前还没有,那……我就先回去收拾屋子了,搬家公司运来的箱子都还没来得及拆呢,就先失陪了。”

找了个理由刚想要溜进屋,小狐丸却听到对方再次开口了。

“需要帮忙吗?”

小狐丸本不想麻烦他,可脑袋里的婉拒措辞还没想好,嘴上却率先答应了对方。

真像是着了魔一样。

“麻烦了。”

对方轻轻点头,还没等小狐丸说出下一句打开正门让他进来,就看见他双手一撑阳台栏杆,双脚在他家阳台边缘站稳,然后隔空朝自家阳台跳了过来。

等等,开玩笑么?这可是五楼啊!楼下是水泥地可以摔死人的!

“失礼了,吓到了吗?”

小狐丸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脸上只能挂上干笑。

“是啊,真是吓到了……不过这也太危险了。”

对方不以为然地比出狐狸的手势。

“狐来帮助狐。”说着,少年笑了起来。

鸣狐吗……?

真是难懂的人啊。

不过话虽这么说,有了这吓人的一幕,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小狐丸也都不会再觉得奇怪了。而事实上,当两人开始拆纸箱收拾房间的时候,也再没有出现过意料之外的状况。

年轻的邻居对于整理房间很有经验,小狐丸只稍微提一句,对方就能把所有相关物品摆到相应的位置。小狐丸带来的厨具少得可怜,显然是做好了长期叫外卖的准备,对此一向安静的邻居并没有发表什么感言,只是瞥了一眼空荡荡的厨房就继续拆起下一个纸箱。

就这样,一个人要收拾两三天的东西,在两人的努力下只用了一个晚上就整理好了。看着被打理得井井有条的房间,小狐丸终于喘了口气,整个人躺倒在了客厅地上。

“多谢了,鸣狐。”

在对方的强烈要求下,小狐丸不得不放弃那个他觉得礼貌得体的称呼,直接叫起了名字。不过看起来似乎也不错,毕竟这也是邻里之间增进感情的一种体现。

“小狐丸还需要什么可以直接来找我。”鸣狐指了指隔壁的阳台,“先回去了。”

“等一下,忙了这么半天,要喝点什么吗?”小狐丸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厨房拉开冰箱门,这才看到里边空荡荡的,只有三瓶矿泉水,“呃……”

“改日再来拜访。”

鸣狐说完转身要走,不料没看见脚边的空纸箱,刚想要躲开却一脚踩空,直接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小狐丸正拿着一瓶矿泉水刚拧开瓶盖,见鸣狐摔倒连忙上前想要帮忙,一着急也就没看清脚下的杂物被绊住,结果整个人都倒在鸣狐身上,手里的水也洒了两人一身。

“抱歉抱歉,鸣狐你没事吧?”

鸣狐只穿了一件单衣,这下衣服完全湿透了,糊在身上凉凉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小狐丸倒是干脆地脱下自己被水打湿的上衣,看到鸣狐的情况顿时无比自责。

“要不就把湿衣服脱下来,我去衣柜里找找,先穿我的吧?”

鸣狐犹豫了一阵,最终还是把上衣脱了下来。

穿着衣服的时候看不出小狐丸身上结实的肌肉,这样一经对比倒显得鸣狐比较瘦弱了。其实他也一直保持规律的运动,只是也许小狐丸对此更注重一些吧。

“怎,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看?”

小狐丸只觉得鸣狐的目光好像黏在他身上一般,看得他有些不自在。

“裤子,也湿了。”

小狐丸愣在原地,见鸣狐脱掉裤子,只留一条平角内裤直直地朝他走过来。

“小狐丸的,也湿了呢。”

这可就有点糟糕了。

各种意义上。

毫无抵抗地,小狐丸的裤子也被脱下,此时他虽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然而棉质三角内裤下边快要包不住的那处却出卖了他。

“这里,也需要帮忙吗?”

不行不行,离得太近了。

小狐丸生生咽了一口口水。

“你……这是在引诱我吗?”

小狐丸克制着,但也没能阻止对方的指尖轻轻划出那里的轮廓。像是一团火,随着他的触摸将皮肤烧得滚烫,就连理智也快被烧干净。

“需要帮忙吗?”

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小狐丸的窘境,鸣狐依然若无其事地问着。可正是他这样的反应才使小狐丸冲破自己心里设下的最后一道屏障。

既然如此,送上门的美味也就不必客气了吧。

小狐丸一把将鸣狐拦腰抱起,径直走进卧室,把人丢到刚收拾整齐的床铺上,随后欺身压了上去。

作为回应的是无休止的令人窒息的深吻,以及这间公寓新主人带来的第一次交欢。

 

 

第二天清晨,小狐丸腰酸背痛地从床上爬起来,发现屋里只剩自己一个人。

所以果然是昨天搬家太累导致自己早早就倒在床上睡着了而做的春梦吧。

是的呢,即使床上有斑斑点点的白色硬块又能说明什么?无非就是好久没做过了自己解决了一发嘛。至于床头皱成一团的衣服,也可以说是昨天收拾房间太累了又出了一身汗,衣服湿了又为了防止着凉才脱下来的。而枕头上留下的明显不属于自己的银色短发……

一定是搬家工人的!

不过虽说是梦,可对方的面容,柔软的腰肢,修长的双腿,还有刻意压制的喘息声却都依然历历在目。

小狐丸抱头蹲在床上。

这不是真的。

不过无论如何,正常的生活总不能被这种事情影响。小狐丸马上调整好心态,洗漱换衣服,准备以最好的面貌迎接自己这份新工作。

那么,在这个樱花盛开的季节——

“今天由于太郎老师外出调研,由我为大家代课。”

毕业多年后第一次重返高中,没想到会是以代课老师的身份回来的。小狐丸环顾教室,见无人有异议便打开了名册。

嗯。

不对。

等一等。

名册上的第一个名字赫然是……

“粟田口鸣狐。”

“到。”

循着声音,小狐丸望了过去。虽然那个学生戴着足以遮住半张脸的口罩,但小狐丸依然一下就认出了那双眼睛。

仿佛有成百上千吨的炸药在心中被引爆,然而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小狐丸木然地点了下头,继续点名。

这一天小狐丸的工作完成得很不错,从头到尾中规中矩,没有出丝毫差错。只有他自己知道,要完全不去想昨晚发生的事有多艰难。

努力做到对每一个人报以和善的笑容,克制住不去往自己昨天看了一整晚的眼眸那里望去,避开所有可能和他相遇的路径,就连去卫生间也舍近求远专门跑到低年级部,可谓是有生之年过得最辛苦的一天。

于是当他最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时,他终于再也忍不住,抱着枕头哀嚎起来。

可枕头上也依稀留着不属于自己的味道呢。

就在此时,门铃忽然响了。

小狐丸不情愿地放开枕头,虽然他已经猜到了门外的人是谁,可还是硬着头皮打开大门。

“三条老师还没有吃饭吧?”

只见鸣狐正站在门口,在制服外边还套了一条淡黄色的围裙。

小狐丸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眯眼笑着说:“不,我已经吃饱了。”

同时,他的肚子响亮地叫了一声。

鸣狐只是一直望着他。

昨天在整理厨房的时候,鸣狐就已经知道小狐丸今天晚上到家恐怕要饿肚子了。于是在那边刚听到小狐丸到家开门的声音,鸣狐便趁他还没机会叫外卖,提前过来敲门了。

“特意准备了老师的份,要一起过来吃晚饭吗?”

无法拒绝。

不,一定要拒绝。

“这真是太麻烦你了。”

然后身体就仿佛不受控制一般跟着鸣狐来到了他家里。

饭菜的香味一下就击败了小狐丸所有的抗拒之情,他不断安慰自己就把这当作是一次家访好了,脸上的表情也不再僵硬。

“三条老师。”

“嗯?”听到这个称呼,小狐丸还是略有些不习惯,毕竟昨晚他可不是这么叫的……啊不对,什么昨晚……

“这里。”

趁小狐丸走神的时候,鸣狐忽然凑了过来,伸出舌头在小狐丸嘴边轻轻舔了一口。

“等等,你……”

“米粒。”

鸣狐伸出舌头,露出舌尖上的米饭粒。小狐丸顿时也没了脾气。

“鸣狐,昨晚实在是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反思了一整天,小狐丸终于还是决定和鸣狐说清楚。无论他们是否是师生关系,昨晚那种情况都是意料之外的事。

“我们之后还是……不要这样了吧。”小狐丸放下碗筷,“更何况我是老师,你是学生,我们这样不好。”

然而连小狐丸自己都不知道,这番话到底是不是真心话。

一边是为人师表的责任感,另一边则是无法抗拒地被他深深吸引着。在道德与情欲中,他不得不做出选择。这样的抉择或许在一般人看来相当容易,但当真的降临在自己身上时,恐怕并没有多少人能真正抵御住后者吧。

“喜欢小狐丸。”

鸣狐直视着小狐丸,眼中尽是笃定之情波澜不惊。

“无论是不是老师,都喜欢。”



TBC

————————

今天写不动了,先发这么多~

这篇也会收录在短篇集里,本宣和印调还请移步这里,感谢支持!

  62 6
评论(6)
热度(62)
  1. piemul832kt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转载了此文字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