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我喜欢的____

-小狐丸→←鸣狐←子狐丸(官方派发)

-有些细微改动 2016.3.23

 

 

雨后初晴,刚吐出新芽的树枝上还挂着水珠,倒映着拨开乌云的湛蓝天空,在风中摇摇欲坠。本丸里静悄悄的,午后本就是休息时间,又正巧赶上下雨,连向来活泼的短刀都乖乖待在屋里睡午觉。

就在这时,水珠以不同寻常的频率颤了一下,伴随一只戴着皮革手套的手轻拂开树枝的动作,它终于再也抵挡不住重力,悄无声息地坠入泥土中。

“鸣狐哟,虽然按计划远征部队应该在此时归来,但也说不准他们是不是赶上刚才那场大雨在中途哪里耽搁了,所以实在不必这么着急嘛。”

本丸里所有人都熟悉这个声音,正是来自那只和鸣狐形影不离的狐狸。尽管这样说着,他却依然站立在鸣狐肩头,伸长脖子往院门外张望,看样子倒比鸣狐本人还要急切。

鸣狐抬起手摸了摸狐狸的头,并没有作声,只是站在门口静静等待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到院里树枝上所有挂着的水珠都快落尽时,远方悄然出现了一抹黄色,这马上引起鸣狐的注意,而他肩上狐狸的双眼也亮了起来。

“呀呀,他们终于回来了!”

狐狸的话音刚落,鸣狐却已闪身躲进院墙的阴影里,生怕被远征部队发现似的。狐狸并没有因他此举感到疑惑,只是微微摇头,爪子轻点了下鸣狐的肩。

“鸣狐也不用如此小心嘛。远征部队离得还远,就算是侦查出众的短刀和胁差也不可能发现咱们的,更何况是身为太刀的小狐丸大人呢。”

鸣狐内心着实挣扎了一番,又觉得狐狸所说的确很有道理,便侧过身,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

远征部队比他刚才看到的近了一些,走在最前边的正是队长小狐丸。柔顺的白色长发垂在身后,衣袖随着步伐有规律地摆动着,下着整齐没有一丝污泥,看样子他们并没有淋到雨。

见远征部队平安归来,不知为何鸣狐心里松了口气。而就在他最放松之时,一道目光忽然朝他所在的方向扫了过来。鸣狐警惕,迅速转身,毫不停顿地向自己的房间跑去。

本丸里静悄悄的,心跳声却被无限放大,好像心脏马上要从口中跳出来一样。

人类的身体真是奇妙,他一边跑着一边想,面具之下的脸也已经红得发烫。

 

 

“小狐丸,你在看什么?”今剑扯了扯小狐丸的衣袖问道。

“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那里迎接我们。”小狐丸指着本丸大门口的方向说。

“诶?”今剑几步跃起,轻巧地跳到小狐丸的肩膀上张望起来,“什么人都没有啊。”

“那大概是我看错了吧。”

小狐丸眯起眼,脑中浮现出刚刚瞥见的绀色衣角,那似乎是粟田口家的服饰。

待一行人走到本丸门口,正如今剑所说的,在那里一个人都没有。本丸里很安静,一向喜欢在廊下晒太阳的刀或许也因为刚才那场大雨,不得已把午休挪到了室内进行。

路过门口的树丛时,小狐丸多朝地上看了两眼,果不其然在依然潮湿的泥土上发现了一行浅浅的脚印。

哦呀哦呀,这会是谁的呢?

“我们回来啦。”今剑开口打破了本丸的平静。

邻近的房间里传来一阵悉索,随后房门被拉开。

“欢迎回来。”出来迎接的是当值的一期一振,“还请各位先到屋里休息,主殿有重要的事情吩咐,需要召集所有人过来。”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今剑好奇地问。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从主殿的反应来看,应该是件好事吧。”

“那我们也来帮忙通知其他人好啦。”

看着刚刚远征归来却依然很有活力的今剑,一期一振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弟弟们,温和地笑了笑。

“既然如此,就麻烦大家了。”

 

 

小狐丸很少涉足本丸西侧的房间。这里的景致和他所居住的东侧本丸只有些细微的差别。哪里多了一棵树,哪里少了几株花,或是水潭边缘的形状更加圆润什么的,以及……泥土里好像有一排脚印。

果然是在这里吗?

小狐丸抬头望了眼墙上挂着的牌子——粟田口。

再往下是——鸣狐。

“呀呀,是小狐丸大人前来拜访嘛?”房门被打开一条缝,狐狸探出脑袋眯着眼道,“小狐丸大人远征辛苦了!顾不上自己休息就马上来找鸣狐是有什么要紧事吗?不过此时鸣狐正在更衣,还要麻烦您稍等片刻。”

“啊,无妨。我只是带个消息过来,主人有命,召集所有刀剑前去议事。”小狐丸有些心神不定,只觉得是自己太过疲惫了,“我还要去继续通知其他人,就不在此久留了。”

他正打算离开这里去下一个房间,面前的门却被完全拉开了。

“多谢相告。”

清冷的声音一下浇醒了小狐丸。鸣狐已经换好内番服,狐狸也跳到他的肩头一起朝小狐丸点头行礼。

那排脚印的主人会是鸣狐吗?

如果是,那么鸣狐又因为什么才要躲躲藏藏的在暗中关注远征部队呢?

小狐丸不解,又觉得这样贸然问出口有些不妥,只好强行挥去脑袋里冒出的猜测,快步离开了这个房间。

目送小狐丸走远,鸣狐也终于放松紧绷的身体。狐狸甩了甩尾巴,恨铁不成钢般叹了口气。

 

 

鸣狐来到议事厅的时候,本丸里的刀剑已经到了一多半。藤四郎家的孩子们热情地拉着他到他们中间坐下,狐狸也和五虎退的小老虎们玩闹起来。

鸣狐环顾大厅,并没有看到小狐丸的身影,想必他还在继续通知其他未到场的刀剑吧。

“鸣狐殿在找人吗?”药研见他四处张望,便凑过来问他。

鸣狐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我猜,是在找小狐丸大人吧?”

一下就被猜中,鸣狐有些惊讶,好在周围没人注意到他们这里的谈话,他就没有隐瞒,干脆点头承认。

“很奇怪我为什么能猜到吗?”药研推了推眼镜,继续说,“其实这并不难猜,自从小狐丸大人来到本丸之后,只要有他在场的地方,鸣狐殿的目光就不会投向别处。”

“是啊是啊,我们都注意到了,叔·父·上~”乱也来凑热闹,“只有当事人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乱刚说完,话题的中心人物小狐丸就已经出现在议事厅门口,一同出现的还有远征部队其他人和一期一振。知道内情的藤四郎们只顾着掩嘴偷笑,倒让鸣狐不知道该看向哪里了。

“幸好咱们本丸里只有一位小狐丸殿,听说隔壁本丸有三位不同级别的小狐丸殿身兼数职,那才叫热闹呢。”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使鸣狐陷入沉思。

复数形态存在的刀剑这一传闻他也曾经听说过,但这在他所在的本丸中却并不常见。为了增强战力,复数刀剑往往会在诞生独立意识之前便被化为纯粹的能量,和原先的刀剑融为一体,而这一过程也被称作链结。

这种情况时常发生在本丸大多数刀剑身上,鸣狐自己就经历过,但说起小狐丸却是一个特例。

本丸里的小狐丸,一直都是独一无二的。

喧闹的本丸随着审神者坐上主位安静下来。鸣狐这才回过神来,发现本丸里全部刀剑都已经到齐了。

“今日召集大家前来,是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

审神者抬起双手,只见两团耀眼的光辉在掌心中亮起。

“政府前阵子刚开发了新的通讯终端,为了鼓励本丸参加测试工作,特此奖励稀有刀剑两振。”

那两团光辉跃下手掌,在半空中凝聚为实体,又缓缓落在众人面前。

议事厅里前一秒还安静着,待众人看清那两把只有一级练度的新刀时,马上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我叫小狐丸,虽然现在身体还很小,但以后个头会很大的。”

比本丸中任何一把短刀还要袖珍的子狐丸做着自我介绍。他的目光扫过整个议事厅,无论是坐在他面前目瞪口呆的满级小狐丸,还是远处角落里看不清表情的鸣狐,他将厅内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子狐丸旁边则是小一号的三日月宗近,不同的是他刚一出现,就被旁边的三日月抱了起来。

“真可爱呢。”

看着自家兄长意味不明的笑容,小狐丸则有些头疼。

审神者的意思是由新刀自己选择跟随对象,只要能够在一个月内完成特化,之后便可以加入作战部队或远征部队正常接受任务。

小三日月看来已经有了选择,接下来就要看子狐丸了。

三条家看似来者不拒,但实际上却像在酝酿着什么阴谋;平安刀也不可选,整天陪老头子们喝茶实在没意思;还要远离那几位爱喝酒的,爱吵架的,爱恶作剧的……而像粟田口那样的大家族更不可选,光要将那些短刀的脸和名字对上号就是一大难题,更何况他们还有一个表面上笑眯眯实则不好惹的哥哥……

子狐丸回头向审神者求助,得到的却只是“自己看着办”的眼神。

刀生真是无比艰难啊……

子狐丸叹了口气,只好朝小狐丸的方向走去。然而就在他刚走到小狐丸面前时,他忽然感受到了一束目光。那里边包含了许多情绪,关切、好奇、热忱、喜悦……无不让人感到温暖,但只有一点让他有些失望——这道目光并不是投向自己的。

他转过头,迎上一双金色的眼睛。见他望过来,那双眼睛中的神色柔化了几分,而眼睛的主人也在远处朝他伸出手来。

这算是邀请吗?

只是这一瞬间的眼神交流,就好像完全被迷住了。

子狐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鸣狐面前的,他心中充满了疑惑,这个人刚才分明就没有看过自己一眼,为什么会在自己犹豫不决时伸出援手?而自己又怎么会糊里糊涂就走过来,脑中没有丝毫抵抗的念头?

面对这样皆大欢喜的结果,小狐丸在庆幸这等苦差事没有轮到自己头上的同时,也不禁多朝鸣狐那边看了一眼。

 

 

“为什么当时要帮我呢?鸣狐不觉得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吗?”

吃过晚饭,跟随鸣狐回到房间准备休息时,子狐丸终于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嗯……”

鸣狐手执木梳,轻柔地帮子狐丸梳理毛发。一直代他开口的狐狸也已经团在旁边的软垫上睡着了,他只好自己努力组织语言。

“那时你们看起来,都很困扰。”

然而子狐丸却抓住了一个字眼。

“我们?”

“嗯。”

“那个人啊……他有什么好困扰的?”子狐丸嘟起嘴,一副对小狐丸怨气很深的样子。

鸣狐不知如何回答,只好默不作声。

“你很在乎他的感受?”子狐丸没来由地冒出这样一句话。

迟迟没有得到回应,就在子狐丸想要不要还是换个话题时,他忽然听到了鸣狐轻得不能更轻的声音。

“是呢。”

“即使……那个迟钝的家伙并不知情?”子狐丸转过身来,面对鸣狐,红色的双眼里盛满了认真,“你很喜欢他吗?”

问题脱口而出,看着鸣狐为难的表情,子狐丸忽然后悔自己这样直接问出来。

屋内的沉默让他莫名有些心慌意乱。

“嗯……”鸣狐低下头,隔了很久才开口。

“很喜欢。”

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答案吗?子狐丸想,他有些不甘心。

“那么我呢?鸣狐喜不喜欢我?还是说……你只是因为我会给他添麻烦,才不惜自己接手我这个麻烦?”

子狐丸站了起来,他伸出双手,覆在鸣狐的面具上,好像这样就能隔着冰凉的面具感受到那下面的体温一样。

“我只是一个麻烦吗?”

这是一个有理有据的猜测。

“不是的。”

鸣狐无奈地看着远比小狐丸敏感得多的子狐丸,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听到否定的回答,子狐丸好像终于放下心一样叹了口气,顺势把头埋在鸣狐肩上,声音有些发闷。

“我很喜欢鸣狐,也希望鸣狐能够喜欢我……”

春夜微寒,作为屋内唯一的热源,这样温暖的怀抱不禁让人想要安心地睡去,子狐丸口齿不清地说着。

“我会努力变成……他那样强的刀,将来可以保护你,可以回应你的……喜欢……”

怀中传来轻微的鼾声,鸣狐低头见子狐丸已经睡着了,小心地将他放到床铺上,再帮他盖好被子。

小狐丸和子狐丸……

他们有着同样的名字和面容,共享同样的经历,性格上也有相似之处,但鸣狐却清楚,他们并不是完全相同的。

小狐丸依然是本丸里独一无二的刀,强大、美丽,也是自己一直喜欢着、憧憬着,却从没有机会表明心意的刀。

而子狐丸则不一样,作为本丸中难得的复数形态存在的刀剑,他有着独立的想法,独立的感情,在不同的时间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从而或许会迎来完全相反的结果。

鸣狐喜欢的,依然是那个独一无二的小狐丸。

他不能轻易对子狐丸做出回应,即使他们那么相似,却也全然不同。这样做不仅和自己原本的心意背道而驰,对子狐丸更不公平。

无关先来后到,无关强大与否,只是一门心思地喜欢着。

可这又要怎么和子狐丸讲清楚呢?

或许总有一天,他会明白吧?

 

 

“鸣狐,原来你在这里呀!”子狐丸气喘吁吁地走进厨房,“现在也不是吃饭的时间,鸣狐在做什么呢?啊——这是稻荷寿司?!”

子狐丸双眼发亮,嘴里似乎马上要滴下口水。

“正是如此!子狐丸大人刚刚结束内番吗?”狐狸代鸣狐开口说。

“是啊,我刚做完农活回来。”子狐丸揉了揉发酸的肩膀,“今天的任务是培育大豆,真希望它们可以快点长成,这样就有充足的制作稻荷寿司的原料呢。”

“真不愧是子狐丸大人,劳作一天依然精力旺盛。这里这里,鸣狐为您准备了温水,快些饮用吧。再休息一下就可以吃到由鸣狐亲手制作的稻荷寿司了哟。”

子狐丸接过狐狸推过来的水杯,一边喝着一边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如果每天都有鸣狐准备的温水和稻荷寿司,那么就算让他不间断在田里劳作一整年他都毫无怨言。

鸣狐熟练地做着寿司,没过多久就码满了一整盘。

“终于完成了,子狐丸大人不快点尝尝鸣狐的手艺如何?”狐狸跳到台子上,从盘中拿起一个寿司塞到自己嘴里率先品尝起来,“唔唔,吾辈觉得这味道真是……好极了!”

子狐丸此时也已经把嘴里塞得满满的,完全顾不上说话。

“好……唔……”

“子狐丸大人慢点吃,这里还有更多,管饱哟。”

见到旁边果然还有好几盘,子狐丸的动作慢了下来。他又喝了一大口水,好不容易把嘴里的东西全都咽下去,忽然发现在那几盘寿司后边还有一个深红色的提篮。

“那里边是什么?”子狐丸问。

“那是鸣狐专门给小狐丸大人准备的。小狐丸大人近日经常有短途远征任务,尽管路上也会带些便当食用,但劳累一天肯定会倍感饥饿。鸣狐怕小狐丸大人挨不到晚饭时分,便提前制作了这些稻荷寿司打算送到小狐丸大人的房间门口。这样等他一回来,就可以吃到新鲜的美食啦。”

狐狸滔滔不绝地说着,无不是在夸赞鸣狐手艺好又体贴,可这话在子狐丸听来却觉得格外酸涩。

“这样啊……”子狐丸喃喃自语。

“咦,子狐丸大人怎么不吃了?是米里的醋放多了吗?奇怪,可是吾辈觉得很好吃呀。”

子狐丸摇摇头,挤出生硬的笑容。

“真的很好吃,多谢款待。”

他给自己的关怀,和他给心上人的关怀是不一样的。

这样自不量力的比较几乎每天都会上演一次。每当得知这种毫无悬念的答案时,自己都会没来由地觉得很难过,但同时又控制不住多去喜欢他一分。

喜欢这个并不喜欢自己的人。

 

 

田地里的作物最近长势很好,子狐丸也因此得到了表扬,可拿着自己用汗水换来的特上·轻骑兵刀装的他却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哦呀哦呀,这不是子狐丸嘛。”有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三日月?”子狐丸转过身,看到来人的确是三日月,但又和自己之前所见到的感觉不太一样,“你是……二振目三日月?”

“正是。”三日月掩嘴笑了起来,“怎么,两周不见就不认识我了?怎么说我们也是同日降临本丸的呢。”

也难怪子狐丸认不出,他眼前的三日月身形高大,衣着华美,和本丸中那位已经满级的三日月看起来一模一样。若不是子狐丸与他同一日降临在本丸,彼此熟悉各自的气息,常人还真的分辨不出来。

“三日月,你也已经满级了吗?”子狐丸问,在他的印象里,只有满级刀剑才会有如此完整的形态。

“还没有,我只是刚刚特化。”

“特化……”

子狐丸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如果自己特化后就可以变得和小狐丸一模一样的话……

“所以,不需要到满级就可以变成这样?”子狐丸还是有些怀疑,绕着圈检查三日月身上有没有什么破绽。

“大概因为我们是二振目的关系。”

三日月言简意赅地解释其中的道理,有了一振目确定好进阶方向,二振目只要依照原样走一遍就好了,就连特化之后也可以直接变为和满级刀剑一样的形态。

但无论如何,这个发现对子狐丸来说都相当有意义。

只差两级他就可以特化了,到那时再配合新得到的刀装,自己也就可以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刀了。如果特化后能变成像小狐丸一样,那么鸣狐也一定会真心喜欢上自己吧?

只要一想到鸣狐,子狐丸就感觉全身充满动力,恨不得现在马上去战场上和敌人厮杀,积攒足够的经验尽早特化。

“谢啦三日月!”

拍了拍三日月的肩,子狐丸信心满满地朝审神者所在的书房跑去。

 

 

又是一个深夜,鸣狐已经有两天没有见到子狐丸了。审神者传来消息,说是子狐丸自己请求增加特训内容,好早日成为本丸中有用的战力。

院子里虫鸣声此起彼伏,见鸣狐正望着水潭的方向发呆,狐狸拿尾巴扫了扫他颊边的碎发。

“鸣狐是在担心子狐丸大人吗?”

鸣狐点头,不管是怎样的特训,两天两夜都没有见到他的影子,这个小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虽然自己对他没有像对小狐丸那样的感情,但这些天来生活在一起,也产生了不少亲近感,就像对每一个藤四郎家的孩子一样。

“吾辈认为,子狐丸大人一直很努力,也一定有能力照顾好自己的。毕竟他是和小狐丸大人一样的刀啊。”

本丸里所有人都对他有着这样的期待,小狐丸能做到的,子狐丸也一定可以,甚至连未来的道路都为他详细地规划好了。他们会变得同样强大,可以在不同的队伍里提供相当的支持,但即使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一样的,鸣狐却不这么认为。

子狐丸是子狐丸,小狐丸是小狐丸。

“他们并不一样。”

听到鸣狐这句话,狐狸若有所思地歪了下头。

“但是鸣狐是同样喜欢着他们的吧?”狐狸跳到鸣狐面前坐好,“别人看不出来,吾辈却很清楚。鸣狐对子狐丸大人的照顾一向是无微不至,尽管鸣狐总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但这份责任也是需要投入很多感情的。鸣狐对同为狐之眷属的小狐丸大人和子狐丸大人都抱有同样的兴趣,这一点是无可厚非的。鸣狐所认为的不同,只是对‘喜欢’的定义上的差别而已。”

“定义上的差别?”

“没错!诚然,鸣狐对小狐丸大人的喜欢是无比炽热的爱恋之情,但对子狐丸大人却也是细腻温柔的关怀。既然同样是喜欢,又何必要分出高下呢?”

“可是子狐丸……”

“只要等子狐丸大人回来后和他讲清楚就好啦!吾辈相信他一定可以理解的,鸣狐对子狐丸大人并非冷漠无情,而是非常非常喜欢子狐丸大人,就像是……对兄弟一样的喜欢!”

狐狸的一席话点醒了鸣狐,也让他意识到自己曾经刻意回避的那些问题,对子狐丸的伤害有多大。

那么只要等他回来再和他说清楚就可以了吧。

可是那个孩子现在又在哪里呢?

 

 

五天后,结束单独特训的子狐丸终于望见了本丸的大门。

这一周以来,他在演练场不间断地和对手比试,起初还经常输得不成样子,但逐渐他开始摸到对手的进攻规律,直到某一天就好像忽然开窍一样,仅凭自己一人之力就将对方六人击败。

特化后的子狐丸果真如二振目三日月所说的那样,变得和完全形态的小狐丸一模一样,如果不是自己主动说出,恐怕别人还会以为他就是小狐丸。

然而这一变化,子狐丸一直当成自己的秘密。

他想要给鸣狐一个惊喜。

按奈不住心中的激动,他快步走向本丸,却发现今日本丸里的气氛有点不对。

实在是太安静了。

子狐丸走进本丸,凝下神来只听到后殿的方向隐约有人声和杂乱的脚步声。他记得那里应该是手入室的位置,难不成有哪个作战部队遭遇了强敌吗?

鸣狐!鸣狐会在那里吗?他有没有受伤?

子狐丸整颗心都悬了起来,他以最快的速度朝手入室的方向跑去,顾不上沿着迂回的走廊过去,他索性就从院子里穿行而过节省时间。

“鸣狐,鸣狐振作点啊!”

是狐狸的声音!

子狐丸只差一步就要冲进手入室了,却在听到狐狸下一句话后顿住了脚步。

“小狐丸大人不会有事的,他们只是不幸遇到了检非违使,而小狐丸又为了掩护队伍撤离才伤得比较重。主殿刚才不是还来看望过,说他过一阵子就能醒来吗?鸣狐要是再这样难过下去,自己的身体恐怕也吃不消啊!”

原来刚才的嘈杂正是来自看望小狐丸的审神者和其余众刀剑的。

子狐丸透过门缝往里边望去,只见鸣狐正背对着房门坐在依然沉睡着的小狐丸身侧。皮革手套被摘下,整齐地摆放在一旁,他的双手紧握着小狐丸露在被褥外的一只手,不时还轻轻摩挲着。

即使隔着房门,看不清鸣狐的表情,子狐丸似乎也能感觉到他此刻的紧张和难过。

真希望受了重伤躺在那里的人是自己,他多想得到这样的关怀,体会被人放在心上的感觉。但同时他又希望那个人不是自己,只因他不想看到鸣狐为自己伤心憔悴的样子。

人类的身体,人类的感情,他们早已不是纯粹的刀剑。

战力可以通过磨练得到提升,然而在面对这些人类才会有的繁杂情绪时,又有什么方法可以从中得到解脱,从而看清自己呢?

子狐丸最终也没有走进手入室,他静静地站在门外,也不去理被晚风吹乱的毛发,一个人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门内传来一声低吟。

“小狐丸大人!小狐丸大人您可算醒了!鸣狐都在这里不眠不休守了一整天了。”

“鸣狐……”小狐丸睁开眼,见到拉着他的手不放的鸣狐,脸上不由露出无奈之色,“你啊,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才行啊。”

“呜呜呜小狐丸大人是不知道鸣狐当时都要吓坏了,还硬是求主殿来为您亲自疗伤,这足以看出鸣狐对您有多重视啊!”

“我都知道的。”小狐丸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另一只手覆在鸣狐的双手之上,“以前我每次远征回来,都会感觉到有人在本丸门口远远看着,可等走进本丸又不见踪影。那个人就是鸣狐你吧?”

秘密被当面戳破,鸣狐有些尴尬地想要缩回手,却被握得更紧了。

“还有每天放在房间门口的稻荷寿司,落在浴场的木梳也总在第二天就重新出现在洗浴用的木盆里,就连我身上最普通的御守,也不知何时被换成了极上等的。”

小狐丸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字字撞进了鸣狐心里。

原来他一直默默关注着这些细节,这样微不足道的好意他每一件都记在心里。

“鸣狐你啊,真是……”小狐丸坐起身来,轻抚着鸣狐的头道,“不要再躲了。”

从未在人前摘下的面具落在柔软的被褥上,鸣狐下意识抵抗,却被小狐丸捧住了脸。清秀的面容在摇曳的烛光下显得格外诱人,拇指抚过因害羞而染上红晕的面颊,额头相抵,闭上眼,鼻尖上全是对方的味道。

好喜欢你。

舍不得见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只想无时无刻不将你捧在掌心,嗅着你的味道,在你唇边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好喜欢你。

尽管只是眼睁睁看着你与别人亲近,但只要你得到幸福,自己也就会觉得很满足。

没有人发现门外一直站着的子狐丸,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何时离开的,又去了哪里。

 

 

子狐丸失踪了。

原本计划中,子狐丸在两天前就应该回到本丸,但如今却没有人见过他。

本丸里所有刀剑都受命一起寻找子狐丸,一部分留在本丸内部,另一部分则在本丸周边容易有敌人出没的地方集结成队探查他的下落。

鸣狐平时与子狐丸走得最近,也熟知他在本丸里喜欢去的地方,就留下来挨个房间查找。小狐丸安慰他不用太过担心,子狐丸毕竟是和自己同源的刀,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但鸣狐却依然不放心,俨然一位丢了孩子的家长一样。

他和小狐丸分头寻找,把所有子狐丸可能去的地方都找遍,还是无果。

“鸣狐要不要回自己的房间看看,万一子狐丸大人和大家错过了直接回去休息了呢?”

听到狐狸的建议,鸣狐摇摇头。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子狐丸一定是躲起来了,他又怎么会轻易到自己的房间去呢?

“这样好了,吾辈继续去前边看看,以防万一鸣狐还是再回去确认一下吧。”

狐狸从鸣狐肩头跃下,头也不回地向前跑去。

既然如此,那就再去看一眼吧。

本丸西侧一向是最热闹的地方,藤四郎们总喜欢在院子里玩耍,只是今天却听不到那些欢声笑语了。鸣狐走到自己房间门口,发现房门已经被打开了。

屋里站着自己最为熟悉的身影。

“小狐丸。”

轻声叫出他的名字,鸣狐又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子狐丸,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小狐丸缓缓转过身,一直低着头没有看鸣狐。他几步走到门口关上门,房间里顿时暗了下来。

“小狐丸?”

鸣狐换上询问的语气,以为小狐丸有什么新的发现需要单独和自己说。然而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鸣狐的意料。

小狐丸不知为何忽然抱住了他,将头放在鸣狐的肩上轻轻蹭着。

鸣狐心底忽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他下意识后退几步,不料小狐丸也跟着贴了上来,直到他背靠着墙,再没有退路。

太刀的力量并非打刀可比拟的。

小狐丸双手搭在鸣狐肩上,低下头,隔着面具轻咬他的嘴唇,舌头探入湿热的口腔中,整个动作绝对称不上温柔。鸣狐试图抵抗,却被死死卡在墙与小狐丸之间,一不注意更让小狐丸的手伸到他脑后,扯开了面具挂绳上的木扣。

仿佛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他面具下的面容,小狐丸的动作一滞,随后以比刚才更加粗暴的方式咬上他的双唇。没有了面具的阻隔,他更加肆无忌惮了。深长的吻几乎令人窒息,但他却似乎仍不满足,一遍又一遍地啃噬吮吸着。

不知是否是错觉,鸣狐只觉得此时的小狐丸身上散发着深深的绝望气息,而自己就像无边汪洋中唯一一块浮板,用尽了全力才能勉强支撑住他。

温热的液体滴落到鸣狐脸上,起初只有一滴,之后越积越多,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到脖颈。

“对不起,对不起……”

是小狐丸的声音,也并非他的声音。

鸣狐无比熟悉这个将头埋在他肩上的动作,除了子狐丸,还会有谁这样做呢?

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已经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刀了。

“对不起,擅自对你做了这种事……我,我真是……”子狐丸还像从前那样,闷声说着,“鸣狐一定很讨厌我吧,让你担心,欺瞒你这么久,明知道你已经和那个家伙表明心意,还……”

“我从没有讨厌过子狐丸。”

虽然个头已经这么大了,但子狐丸终归还是子狐丸啊。

“一直很喜欢子狐丸,像对家人,对弟弟一样的喜欢。”

鸣狐伸手轻轻摸着子狐丸的头,和以前每次安慰他时所做的那样。

“鸣狐……鸣狐……喜欢……喜欢……”子狐丸口齿不清地不停说着,“自从第一次见到鸣狐那时起,就喜欢上你了……以为如果成为了小狐丸,就可以被你喜欢,可是……可是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鸣狐肩膀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但却依然静静地听着,安抚着子狐丸。

他想要的关怀其实一直都在那里,只不过就像贪心的人类一样,总想再多要一点。即便知道自己不可能占据鸣狐心里那个最为特殊的位置,他也试图用各种方法得到关注和喜爱。

子狐丸是子狐丸,是本丸中独一无二的存在,也是鸣狐心里独一无二的存在。

终于明白了这一点,这样也就够了吧。

子狐丸的脸上露出释怀的笑容。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围渐渐传来了其他人的脚步声。

“我也该走了。”

子狐丸抬起头,随意梳理了下头上的乱发,又揉了揉红肿的眼睛。

“你要去哪里?”鸣狐下意识问出口。

“至少,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了。”

子狐丸走到房间门口,推开门朝外边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注意到自己才迈出去。

“放心,我不会离鸣狐太远的,我会一直,一直守在你身旁的。”

这也是子狐丸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众人依然一无所获。审神者下令停止搜索,并单独把小狐丸召去布置任务,这一去就是大半天。

“什么!鸣狐你是说,你昨天曾经见过子狐丸大人?!”

狐狸刚一开口就被鸣狐捂住了嘴,示意他小点声。

“怪不得主殿不让咱们继续找了,原来是已经找到子狐丸大人了。不过这也奇怪,既然找到了他,又为什么把小狐丸大人单独叫过去呢?”

鸣狐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其中的缘由。

正说着,鸣狐眼前忽然多了一个身影。

“新的内番安排已经出来了,鸣狐和我明天都是畑当番,又要去培育制作稻荷寿司的原料了吗?”来人正是小狐丸。

“呀呀这不是小狐丸大人嘛,劳烦您跑过来一趟特意通知鸣狐。不过不知是不是吾辈的错觉,总觉得今天小狐丸大人有哪里和从前不太一样。”

狐狸这么一说,鸣狐也注意到小狐丸身上气息的改变。

“这个啊,可能是链结的效果吧。”

狐狸和小狐丸还在继续聊着什么,鸣狐却在一旁出神。

他想起这阵子发生过的事,想起小狐丸对自己的回应,也想起相处了半个月的子狐丸。

“鸣狐,鸣狐?”

鸣狐回过神,发现小狐丸正关切地看着自己。

“是这几天太过劳累吗?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小狐丸就地坐下,“这里提供膝枕服务喔。”

“呜呜呜,这是多么甜蜜的一幕啊,吾辈真的好感动好感动,看到鸣狐和小狐丸大人这么幸福美满,吾辈也终于能够放心了呜呜呜……”

没有理会狐狸的胡言乱语,鸣狐躺了过去,只微微一仰头,就看到小狐丸投下的温柔目光。

“放心,我会一直在这里的。”

 

 

FIN.

————————

刚开这个脑洞的时候,其实根本不确定到底是不是HE,后来和小七筒大致讲了一遍,得到一句“是HE啊,怎么不是HE,无论是哪一边都察觉到了,况且再怎么着都是小狐丸。”

我觉得很有道理啊!那就放心大胆地写吧!

于是,就是这么个只有一个小狐丸独苗的本丸迎来政府派发的子狐丸的故事。

以及,还有一件事想要在这里提一下,就是在脑袋里那个叫勤奋的小人的怂恿下,我决定在5.1魔都刀剑春祭的时候攒个本子出来,大概是短篇集的形式,这篇计划会收录在里边。

有兴趣的欢迎移步本宣,以及花一分钟的时间帮忙填下印调,万分感谢!

  67 20
评论(20)
热度(67)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