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因果溯回 04

-现paro,双狐1v1

-含受伤流血画面

-一个在不同时光流速下双方共同成长的故事

-前后文可戳这里→因果溯回

————————



二、看不见的神社(上)

 

 

简单地给小狐丸清理过伤口,鸣狐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他身上,熟练地背起他,这才跟上那位自称笑面青江的低年级学生。

小狐丸一路上沉默着,只在趴到鸣狐后背上时小声道了句谢谢,之后就再没有说话。鸣狐以为他累得睡着了,侧过头来看他,却对上一双红眼睛。小狐丸先是眨眨眼,后来又像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别过头去,再也不看他。

这是……生气了?鸣狐暗自猜测。

小狐丸则是丝毫不知自己的情绪完全被写在了脸上,见鸣狐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不禁松动了几分,在他脖颈间蹭了蹭,挑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像真睡着了一样。

在前边带路的人似乎并没有在意后边两人的小动作,只一直匀速向前走着。穿过林荫道,又绕过住宅区,最后弯弯折折走到了繁华的大街上。

到底要走到哪里去?

鸣狐虽然疑惑,但看小狐丸先前的意思,好像很信任这个人的样子。鸣狐在学校不常与人交往,也就更别提认识什么低年级的学生了。说来也奇怪,他穿着低年级的制服,看起来却远比实际年龄要成熟得多。

是小狐丸的熟人吗?

果然和小狐丸相关的人都不简单,就连自己也不知怎么拥有了那样的力量。回想起在掌心红光中出现的兵刃,鸣狐实在有太多疑惑,而恐怕只有在到了笑面青江所说的那个地方之后,他才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好了,就是这里。”笑面青江终于停了下来。

这里?

鸣狐抬头,意识到他们此刻正站在一家百货商场门口。

“在上边。”小狐丸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也跟着一起抬头看,只不过与鸣狐落在商场名字上的目光相比,他看得更远些。

小狐丸隐约感觉到,顶楼附近有十分熟悉的气息,那是在场所有人中只有他才可以直接察觉到的同族的气息。

“有趣,阁下的判断丝毫不错。不过想必您与那位大人之间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吧,真是让人好奇。”说着,笑面青江打开了商场旁边一扇不起眼的门,示意他们跟上,“这里一共有五层防御类结界,这扇门是第一层,普通人进不来的。”

他始终勾着嘴角,尽职尽责地解说着。

门内的空间很小,除了房顶的吊灯和旁边的电梯门以外,其他任何陈设都没有。

“第二层就是这个电梯吧。”小狐丸开口问道。

没有反驳,那便是默认了。

此时小狐丸重新站到地上,身上的伤口在鸣狐的外套下依旧清晰可见,但现在没有外人,他也就无需顾忌。

电梯门打开,里边看起来和普通的电梯没什么两样。笑面青江第一个走进去,在里边朝他们招手,又晃了晃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一张磁卡。

“即使看出这个电梯是第二层结界,没有这张卡也是上不来的。”

只见他快速刷过卡,又按下第七层的按钮,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电梯门缓缓合上了。

鸣狐自小生长在这个城市中,第一次知道这里竟然会有如此神秘的地方。然而令他惊讶的并不限于此,在电梯上升的过程中,他明显感觉整个身体忽然麻了一下,只是一瞬间便又恢复正常。

“啊,这是第三层,起到净化清洁的作用。我们刚和历史改变主义者一战,身上难免沾染他们的气息,正好可以借此清除干净。”

疑问还未出口就已经被人解答。鸣狐不禁多看了这位和他同校的学生一眼,像他这样的洞察力,在同龄人中实在少见。

小狐丸对此不以为然,或许是刚才在楼下已经对接下来的事有所预料,又或许他的确比鸣狐多知道一些内情。

“那么第四层呢?”小狐丸问。

电梯停下,门终于打开,但眼前所见却是一片漆黑。

没有人回答他。

小狐丸和鸣狐同时回过头,在电梯里唯一的光源下,他们看到的只有对方,哪里还有什么第三个人。

“真是的,帮人帮到底嘛……”小狐丸嘟囔着,朝外边望了望,隐约能看清一条出路,他回头对鸣狐无奈道,“恐怕接下来的两层结界要靠我们自己通过了。”

小狐丸自然而然地握住鸣狐的手,带着他走进黑暗之中。

“跟紧我。”

稚嫩的手掌却意外地给人以安全感。

小狐丸刻意控制自己的步伐不要太快,这样的黑暗对他而言不算什么,但对几乎什么都看不到的鸣狐来说,要跟上一个人还是有些困难的。只不过让小狐丸稍感惊讶的是,鸣狐的脚步间没有丝毫迟疑,前边的人拉着他去什么方向,他便也跟着迈向那里。

这样的信任究竟从何而来?

小狐丸不知道,就连鸣狐自己也不清楚。他们就这样在黑暗中走了很久,直到小狐丸忽然停下来。

“嗯?”鸣狐轻声询问。

“我们到了一个分岔口,面前有三条路。”

小狐丸分别往三个方向望去,可无论是哪边都望不到头。

真正的考验来了吗?

“往……右边去。”鸣狐忽然道。

“诶?”小狐丸捏了捏他的手,“鸣狐发现了什么吗?”

“那边有不一样的味道。”

小狐丸转向右边,轻轻嗅了嗅,并没有闻到任何不同寻常的味道,就连先前感受到的和自己同源的气息也不知被什么隔绝了。

“是什么样的味道?会不会是个陷阱?”小狐丸的担心不无道理。

“不,很安全。”

鸣狐说完,却没有贸然上前,似乎在耐心等待小狐丸决定。他的直觉告诉他这边非但没有危险,反而有一股十分亲近自己的气息在召唤着他们。

小狐丸将鸣狐护在身后,小心翼翼地向右边迈进一步,而就在他脚步刚落下的一瞬间,右边这条路径两侧竟亮起幽幽光辉。

一声狐啼在不远处响起,随后越来越近,一道小巧的影子以极快的速度向他们二人所在的方向奔过来。

是一只狐狸。

“这可是犯规啊!”笑面青江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见那只狐狸兴奋地围着小狐丸和鸣狐转来转去,立马上前一步将狐狸捞到怀里来,在他头上轻轻敲了一下,“靠不住的狐狸,哪有这么守门的?”

狐狸无辜地朝他眨眨眼,好像在说——我也没有刻意帮他们嘛。

鸣狐注意到,狐狸的脖子上挂着一串水蓝色的念珠,那其中有光华流转,充满了洁净的气息。还没等他细看,狐狸已经从笑面青江怀中直接跳到了鸣狐的肩膀上,还不住蹭着他的头发。鸣狐摸了摸狐狸的头,没想到那狐狸蹭得更欢了。

“很受欢迎嘛。”笑面青江瞥见一旁的小狐丸拽着鸣狐另一只手嘟着嘴还一脸纠结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来,“有趣,有趣。”

“那么,这第四层也算是过了?”小狐丸没好气道。

“虽然有作弊的嫌疑,但也好歹证明你们不是危险的客人,姑且就算通过了吧~”

话音刚落,正和鸣狐交流感情的狐狸也终于从他身上跳下来,蹲坐在众人面前。白色光辉由狐狸脖子上的念珠中发散开来,凭空映出一道虚幻的门。

“接下来只要伸出右手就可以直接穿过第五层结界了。”笑面青江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自己的右手。青绿色的光芒在他手心中流转,与门上的白光交相辉映。

小狐丸和鸣狐依样各自伸出手,无需自己控制,金黄与朱红色光芒跃然而出。这一刻,周身的一切都被刺眼的白光所包围,使人分辨不出身在何处。

似乎有微风拂过,鸣狐揉了揉眼,发现四周的景色竟然变了。从漆黑到白昼的转换让他一时无法适应,但眼前所见却更令他感到惊讶。

这里竟然有一座神社。

站在鸟居前,他能感受到石阶之上传来的纯净气息,而石阶之下……

鸣狐回头,见到的却是高楼下方车水马龙的街道。

一道隔膜将寻常人所居住的世界和这个空间分开,下方的街灯已经亮起,只有高处的神社屋顶上还留有金色的夕阳余辉。

“哦呀,来客人了吗?可惜不是参拜者啊。”

 

 

“如您所见,这里处于现世与未来的夹缝,是绝对安全之所在,也是绝对中立之地。常人无法看到这座神社,同样,来自未来的敌人也无法踏足这里。”

温和的声音来自神社里唯一的神官,石切丸。

他见到来人并不惊讶,面对小狐丸一副“果然是你”的不满表情也只是眯着眼笑了笑。

“好久不见,小狐丸。”

“既然知道是我,何必那么麻烦……”

“这个啊,都是青江君的主意。”石切丸毫不犹豫地出卖队友。

“诶诶,这不也是为了保证神社的安全嘛!万一引来了敌人,不仅会给神社带来麻烦,我们没法完成任务,就连能不能平安回到未来都会是个问题。您说对不对啊,神官大人?”

小狐丸手撑头,无聊地看着互相推卸责任的二人,又见鸣狐坐在一旁,脸上尽是困惑之色。

“既然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我们也该谈一谈正事了吧。”小狐丸出声打断他们。

“哦呀?什么样的正事呢?”笑面青江饱含意味地看了一眼小狐丸,“比如,谈一下关于您身体的问题?”

小狐丸捂着脸不知如何作答,幸好石切丸及时替他解围。

“说起来,这样的结果也是小狐丸自身的原因所导致的。”

这哪里算是解围,简直是另一盆冷水。

鸣狐忽然想起小狐丸曾经提到过,在来到这个时间点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意外,以至于他的体型比正常时要小很多。不仅如此,就连他所拥有的力量也只能发挥出一部分而已。

“在设定坐标时,小狐丸大概输错了数值,因此没能通过正规途径,也就是通过这座神社来到现在这个时间点。不过好在数值偏差不大,虽然在个人的时间流速上有些问题,但很快就可以自行修复了。”石切丸解释。

“那……需要多久才能恢复正常呢?”小狐丸相当在意自己的体型问题。

“少则一天,多则一年。”

结果又是一盆冷水。

“无需担心,这只是小问题而已。”

“什么小问题,这很严重啊……完不成任务,回去该怎么向主人交待……”小狐丸低头叹着气。

“我的意思是,和出现在鸣狐君身上的问题相比,小狐丸这个算是小问题了。”石切丸的语气顿时严肃了起来。

发觉屋内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鸣狐感到有些不自在。他不太习惯这种受人瞩目的感觉,但意识到自己恐怕带来了麻烦,他却更想尽快解决问题。

“您是,指这个吗?”

掌心向上,鸣狐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TBC

————————

多日不见,大家假期过得愉快嘛?~

不仅没有假期,还忙得要死的人默默飘过……

更新奉上,还望喜欢!

  15 4
评论(4)
热度(15)
  1. piemul832kt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转载了此文字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