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因果溯回 03

-现paro

-含受伤流血画面

-一个在不同时光流速下双方共同成长的故事

-前后文可戳这里→因果溯回

————————

 

 

一、子狐(下)

 

 

人类之所以会在意时间,是因为人无一不受到时间的限制。但事实上,不仅仅是人类,世上万物均有各自的定时。飞禽走兽拥有长短不一的生命,花草树木会由繁荣走向枯萎凋零,就连我们所生活的这颗星球也不过剩下几十亿年的寿命。

但是在那之后呢?

鸣狐听着课,忍不住走神,他想起昨晚小狐丸所说的关于那些想要改变历史的人。“历史”和“未来”都是相对于“现在”这一刻的概念,而在时间的长河中,他们可以精确地选中这一点加以干涉,这是生活在现在的人无法理解的技术。

但抛开那些复杂的理论,就会发现一个问题。

既然他们出现在这里,那么这里就一定有他们极力想要改变的事。如果不能找到历史改变主义者的执念所在,只一味被动地防守,是没有丝毫作用的,更有可能被他们趁虚而入。

对于这个问题,小狐丸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时空管理局可以派出的人手有限,小狐丸目前为止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对抗敌人。几次和他们交手后,敌人似乎已经记住了小狐丸的气息,因此才会发生昨晚那样追踪到鸣狐所住的公寓的情况,只不过最后他们避而不战的原因还未可知。

鸣狐握着笔,无聊地在纸上涂涂画画。

小狐丸——

不知道为什么会写出这三个字。

朋友?

要说朋友,从小到大在学校里他也有一些偶尔能说上话的朋友,但他们都不如小狐丸给他的感觉更亲切。

家人?

也许更像是这种感觉吧。虽然从相识到现在不过短短一天时间,但他们相处时的氛围却很像自己和本家的亲人相处时一样。

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鸣狐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且不说昨天发生的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单单是“家人”这个词出现在他脑海里就已经很反常了。

他甚至还不够了解小狐丸,又怎么能自作主张把小狐丸放在这样一个位置上。

鸣狐拿起橡皮擦掉自己刚刚写下的字,集中精神想要继续听课。

前人提出的理论深奥难懂,只是粗浅的皮毛都听得人头疼。

右手持笔无意识地在纸下方的空白处划过几笔,组成的图案像是一把刀。这一点,连鸣狐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就翻到了下一页。

 

 

学校院墙外生长着一排郁郁葱葱的树,如果此时刚好有路人经过这里抬头看,便会发现有一缕白色的毛发从树叶之间垂下来。

小狐丸昨晚几乎一整夜都没睡,一大早又不放心似的陪鸣狐来学校,结果什么事都没有,好像敌人的气息完全从这个城市里消失了一样。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他打了个呵欠,眯着眼享受片刻的安逸。

虽然看起来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实际上,小狐丸却时刻关注着周围的情况。

安静的校园,安静的街道,离他最近的气息也不过是旁边树上的一窝小鸟。几条街外是一条主干道,汽车与行人遵循着各自的路线移动着,没有任何不协调的感觉。

敌人也真是狡猾,似乎知道他在白天的战斗力远比在夜晚时强了一倍,居然就退缩了吗?小狐丸觉得恐怕没这么简单。

他在树干上翻了个身,随意拨弄着自己的头发。

和销声匿迹的敌人相比,更令他在意的是鸣狐的状况。他隐约意识到夜里出现在鸣狐掌心的红光是什么,然而天亮后他就再没见到过,也无法确认自己的猜测。

那是和自己相似的能力……

小狐丸对鸣狐相当有好感,他并不希望将对方牵扯进来。

独立坚强,即使身临险境也不会惧怕或逃避,这都是非常难得的品格。或许有朝一日,鸣狐会成为自己的好帮手,可以并肩的同伴,但至少现在,小狐丸只希望对方能继续过着简单的生活。

时间流逝的速度比预想中的还要快,在小狐丸换到第五棵树上打盹时,学校里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终于响起。他伸了个懒腰,轻松地从树上跃下,在校门口张望起来。

等了很久,还是不见人影,小狐丸挠挠头,难不成是参加了社团活动?

然而就在小狐丸放松警惕的这一刻,一股强横的气息朝他袭来。小狐丸凭借本能反应往旁边闪避,不用回头看都知道来的正是他等了一整天的敌人。

还真会挑时间。

小狐丸快速朝一处他提前看好的无人街道跑去,那旁边刚好是一片树林,少有行人路过。他一边吸引着敌人注意力,一边观察敌人的情况,不看不要紧,这一看他心里不由得一沉,追在他身后的敌人足足有三支小队。

果然是去找帮手了啊。

小狐丸的手上亮起黄色光芒,时空交叠处,逐渐现出一把太刀形状的影子,然后逐渐凝为实体。与刀身相比太过瘦小的身躯拿起刀来却毫不吃力,他在瞬间改变前进的方向,提刀朝着离自己最近的敌人砍去。敌人并没有防备住这一道突袭,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已经太晚,小狐丸的第二道攻击迎了上来。

没有给敌人任何机会,小狐丸解决掉了他们的先锋,而更艰难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会很痛的,看招!”

三支小队里共有十八人,刚刚那样的突袭只能奏效一次。冲杀了一阵小狐丸身上已有了几道伤口,但这也让他打乱了敌人的阵型,趁机又的手一次。

“毛发都乱了……不错,竟然能让我认真起来。”

小狐丸顾不上蹭掉脸上的血污,刀起刀落再次解决掉两个敌人后,他的体力已经消耗了大半。

损失掉不少战斗力,敌人已经被彻底激怒,为首的一人似乎做出了什么指示,剩余的人不再蜂拥而上,转而组成一个圆形的阵型,将小狐丸包围在其中。

“小狐丸——”

一个声音忽然从远处传来,小狐丸听到后一惊,他怎么找到这里的。

“不要过来!”他出声警告,效果却适得其反,他能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离开这里,快!”

一路循着味道找过来的正是鸣狐,对他而言浓重的血腥味已经是最好的警告,但他却做不到一人独自离开。

鸣狐提着手里的书包,朝包围圈最薄弱的一处砸过去。他的这下攻击虽然根本就没什么力量,却成功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力。

小狐丸抓住机会,拼尽全力朝转向鸣狐的敌人砍去,硬是突破了包围。

鸣狐这才看到小狐丸的全貌,此时的他比自己最初遇到他的时候好不到哪里去,早上刚为他找出来的自己以前的旧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的,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手里握着的那把刀。

“快走!”

小狐丸的表情无比严肃,他体内已经没有多少力量剩余,最多也就只能抵挡住敌人的一波攻击。鸣狐才反应过来自己莽撞的行为给小狐丸带来多大的麻烦,他握紧拳头,一步一步地向后退着。

“快走啊!”

小狐丸高声催促,身体却跃到了攻过来的敌人面前,架住一道攻击。

鸣狐想要转身,却在刚下定决心离开这里前看到了小狐丸被击飞的一幕。血液瞬时染红了他身下的草地,从异空间里召出来的刀也变得透明,好像马上就会消失一样。

“小狐丸……”

那是自己的朋友。

也是自己的家人。

“小狐丸!——”

鸣狐挡在了小狐丸面前。

这不是头脑发热的冲动之举。

即使是赤手空拳,也要尽自己全力保护他,不让敌人再伤人一分。

右手之中红光大盛,但现在鸣狐已经没有时间去理会了。敌人刚一靠近,他便出拳向前打过去,这一下攻击显得不痛不痒,敌人毫不在意地接了下来,手中的长刃也带着凌厉的气息砍过来。

鸣狐不敢想象凭血肉之躯对抗兵刃的后果,然而就在那道攻击落下时,他却听到了一声刺耳的金属相击的声音,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右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把刀,刀身上还微微泛着红色光芒。

下意识地向前劈砍,竟然真的在敌人身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伤口。鸣狐屏住呼吸,尽力使自己冷静下来,他只是暂时击退了一人,即便如此,对方也还剩下两支小队,其中一支更是一点损耗都没有,己方没有任何胜算。

小狐丸望着始终挡在自己面前的背影,视线变得有些模糊。言语已经无法表达此时他心中的感觉,他清楚自己身上的伤势,虽然看起来比较吓人,实际上体力已经恢复了两成,可更令他在意的,是鸣狐此时的状态。

第一次运用这种力量,一旦控制不好,后果不堪设想。

不能再耽搁了。

小狐丸用胳膊撑起身体,抬头对着自己右侧一棵树开口道。

“既然来了,就麻烦帮下忙吧。”

鸣狐有些不明所以,却听到那边传来了一阵笑声。

“哦呀哦呀,遇到麻烦了么?”

话音刚落,四周的树上突然落下了大小不一的石块,尽数砸向敌人。趁他们慌乱之际,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攻向还勉强站立着的敌人。

鸣狐顿时反应过来,自己这一方也来帮手了。

小狐丸对此倒是早有预料般,没有丝毫惊讶的样子。

“结果还是让他们跑了几个……”

出现在他们二人面前的人身着低年级学生制服,墨绿色长发束在脑后,见到敌人落荒而逃也只是遗憾地感慨一句,并没有再追上去。

“初次见面,我是笑面青江。你们心中一定有很多疑惑吧,跟我来,我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

 

 

一、子狐  完

二、看不见的神社  TBC

————————

-这真是我有生之年写过的最长的第一章……【跪

-之前忘了说,这一整篇的cp都是双狐1v1,其他还请自由心证www

  16 2
评论(2)
热度(16)
  1. piemul832kt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转载了此文字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