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因果溯回 02

-现paro

-含受伤流血画面

-一个在不同时光流速下双方共同成长的故事

-前后文可戳这里→因果溯回

————————

 

 

一、子狐(中)

 

 

鸣狐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屋里的灯早已被他关上,他只能借着从窗帘缝中透进来的微弱光线,隐约辨认出顶灯的位置。

深夜里,四周寂静无声,在屋内也闻不到别人的味道,这原本是很适合睡觉的环境,更何况明天一早还要照常去学校,睡眠不足的话,一整天的状态都会受到影响。

已经是高中生的他,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

鸣狐闭上眼,呼吸放缓,努力使自己进入睡眠中。然而每次一合眼,那个他无意间遇到又带回家照料一番的孩子的身影就会浮现出来。

正如小狐丸来时一样,他走的也十分匆忙,就连身上穿着的鸣狐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下,只顾上道谢行礼就出门离开,不给别人任何挽留的机会。

鸣狐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自己究竟在担心什么呢?

他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学生,就算嗅觉比旁人灵敏了些,但无论从生活还是学业上来说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和他相比,小狐丸的背景着实复杂,那不是自己可以轻松沾染又能全身而退的。

所以,果然是和黑道有关吗?

鸣狐脑中只剩下这一个猜想。

他深呼一口气,再一次把小狐丸灿烂的笑脸赶出脑海。

算了,还是先睡吧。

但就在此时,异变陡生。鸣狐忽然自己好像全身都陷入了冰窖里,寒冷万分,一动也不动能。

有什么危险的气息在靠近。

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紧身下的床单。指尖隔着布料压迫着掌心,他试图保持清醒,无力去思考自己会有如此反应的原因。

窗帘无风自动,似乎有什么东西直接透过窗户钻进屋里,气温骤降。一股腐尸的味道传来,鸣狐睁着眼,只捕捉到一道黑影快速地在屋内环绕了一圈,随后逐步逼近,停了在自己的床边。

一把发出幽紫色光辉的长刃被从影子的身后抽出,悬停在鸣狐身体正上方。

这到底是什么?

鸣狐无法动弹,然而求生的欲望和这股强大的气息相比实在太过弱小,此时的他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

只能这样任人宰割吗?

心中的怨气堆积,鸣狐眯起眼。

不,自己还有机会。

在长刃落下前的一瞬间,鸣狐抄起一个枕头,朝那道影子甩了过去。身上的压力顿时消失了一大半,但这已足够让他起身往门外跑去。

暂且不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只要威胁到自己的性命,那就是敌人。

敌人的力量远比自己的强大,所以与其不自量力地冲上去反抗,不如找机会逃跑。

鸣狐的考虑已经相当充分,然而就在他跑出门,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他还是愣住了。有另外五道和刚才出现在他屋里的有着相似气息的影子,正在他家门口等着他。

即便借着外边的路灯,鸣狐依然看不清那些影子究竟是什么。他们的本体似乎都隐藏在浓浓的黑雾中,只有手中长短不一的武器散发着紫或绿色的光。

屋内的影子也追了出来,见到同伴后并没有太多表示,只是那六道影子不约而同地向前迈进一步,这样一来便封死了鸣狐所有的退路。

鸣狐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心里却是逐渐转向绝望。

如果能有谁来帮帮自己就好了。

可就算命丧此处,自己也依然是一个人。

想到这里,脑中闪过的竟然是他下午搭救的那个孩子的面容。

幸好他不在这里,不然也要受到牵连了。

最后一丝释然盖住了心中所有的恐惧与不甘,鸣狐闭上眼,等待着生命走向终点。

似乎一切都静止了,他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利刃划破他的身体。忍不住睁开眼,哪里还有什么影子,只剩下匆匆逃走的黑雾。

鸣狐忽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他朝楼梯间的方向看去,没过多久,门就被一双稚嫩的推开。

“啊啊,没想到他们居然能找到这里!”

来人正是不久前才刚刚离开的小狐丸。

“鸣狐!”小狐丸跑了过来,拉着鸣狐前后看了个遍,尽管已经确认了他身上没有伤口,还是忍不住问,“你没受伤吧?”

鸣狐摇摇头。

“对不起……原本我想只要我离开了,他们就不会追到这里来,结果还是失算了……”小狐丸垂下头,拉着鸣狐胳膊的手却没有松开。

“我也,并无大碍。”

见到小狐丸自责的样子,鸣狐只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算什么,反倒安慰起小狐丸来。摸了摸他的头,鸣狐这才注意到他身上所穿的依然是离开时自己借给他的居家服,在外边显然还是太过单薄了,会着凉的。

“回家吧。”鸣狐出声道。

小狐丸惊讶地抬起头,见到的是鸣狐眼里自然流露出的关怀之情。

 

 

那些隐匿在黑雾之中的影子是被称为“历史改变主义者”的早已堕落的人。他们试图通过回到过去修改历史,来达到自己不为人知的目的。

然而历史一旦被修改,这将会对未来造成极大的影响。哪怕只是微小的一处改变,都有可能引发一串连锁反应,最终导致时空秩序陷入混乱之中。

为了阻止他们,未来世界的政府成立了特殊的组织,专门派人回到过去和妄图修改历史的人交战。

小狐丸一五一十地和鸣狐讲述了自己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的缘由,同时也解答了关于那些黑影的问题。

“我说来自未来,但其实并不完全是这样。”小狐丸继续说着,“我原本出生在久远的过去,死后才被召唤到了未来世界。但生前的事,我已经不太记得了。”

“也不知道是来到这个时间点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意外,我的身体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虽然我叫小狐丸,但其实我的个头很大呢。”

“为了对抗擅长使用刀剑的历史改变主义者,也为了减少对周围环境的破坏,受到召唤的人同样也只会使用刀剑作为武器。”

“我的刀平时都会存放在异空间里,但在对敌的时候瞬间就能取出,斩杀敌人,很厉害哟。”

鸣狐坐在沙发上,抱着靠枕听小狐丸的讲述。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所谓的“历史改变主义者”,他实在难以相信这些话。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你救了我,又因为我的缘故被卷了进来,我也就不该继续向你隐瞒。”小狐丸的脸上又浮现出自责之情。

“但这样,提前知道未来的事,也没有问题吗?”鸣狐努力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这点无需担心,等我的任务完成后,我在这个时间点所留下的所有痕迹都会被抹去。”

“所有?”

鸣狐的脸上有一丝落寞的神色闪过。

“大概吧……”小狐丸隐约察觉出什么不对,但他所说的均为实情,凭他个人的力量是无法改变什么的,他只好继续补充道,“这是时空管理局的规定,但听说也有一些特例……具体的小狐我也太不清楚了。”

忙碌了一整天,鸣狐有些困了,此时又听到这么多闻所未闻的事,不禁觉得有些头大,反应也变得迟钝起来。小狐丸这回选择留下,却坚持待在客厅里,说自己有守护这里的力量,让鸣狐安心去睡就好。

鸣狐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心里暗叹不知不觉已经这么晚了。他走到卧室,站在门口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关上卧室的门。

这样就能随时闻到小狐丸的味道了。

躺到床上的时候,外边客厅里的灯也刚好被关上了。

屋里再次陷入一片黑暗,然而这次,鸣狐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鸣狐睡熟后,小狐丸不放心似的溜进来看了看。

他的身体虽然变小,但他在夜间的视力反而比以前更好了。即便是在黑暗里,屋内的陈设也都清晰地映入他的眼中。

整洁的卧室里,只摆着书桌、书柜、床、以及衣柜。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就连床上鸣狐所盖着的被子也是平平地铺在他的身上,少有褶皱。

“晚安。”小狐丸轻声道。

就在他转身要出去时,他却似乎瞥见了什么。小狐丸定住身,目光重新落回鸣狐身上。

一道红光在被子下一闪而过,但这无法逃过小狐丸的眼睛。

他快速走到床边,心里默念失礼,掀开了被子的一角,鸣狐的右臂露了出来。还没等小狐丸上前去检查,红光再次闪过。这回小狐丸看得很清楚,那正是出现在鸣狐右手掌心上方的。

他轻轻碰了下鸣狐的手掌,看似并无异样,但温度却远比常人体温还要高。

小狐丸眉头紧锁,这样的情况他也毫无头绪,难道说之前的那些历史改变主义者对鸣狐做了什么吗?

还是说……

小狐丸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伸出自己的右手,将自己的掌心对上鸣狐发烫的掌心。正如他所预料的一样,红黄二色光芒同时出现在他们的手上。

红光没有再消失,反而越来亮,好像很依赖那道黄光似的。

“这还真是……有点难办呢。”

熟睡中的鸣狐对此毫无所知。

 

 

TBC

————————

-大纲也无法拯救我的脑洞了…TAT…第一章怎么这么长

-设定以原作为基础,但又和原作截然不同,不过大概这也算是刻意误导读者的一个因素?www

  20 6
评论(6)
热度(20)
  1. piemul832kt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转载了此文字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