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因果溯回 01

-现paro

-含受伤流血画面

-一个在不同时光流速下双方共同成长的故事

-后文可戳这里→因果溯回

————————

 

 

一、子狐(上)

 

 

夕阳的余辉洒在鸣狐的身上,他低头一边望着脚下自己的影子一边往前走着。街上的行人匆匆由他身边走过,没有人在意旁人会走到哪里去。

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在某种秩序下严格进行的。

刚刚和他擦肩而过的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街道上疾行而去的汽车尾气的味道,路边花坛里才绽开的花朵的清香,路过吸烟区时空气中所弥漫的烟味,由餐馆里传来四溢的饭香……这些共同组成了城市的味道。

在隔着口罩也闻到阵阵饭菜香味的时候,鸣狐的肚子毫无意外地叫了起来,随后他加快了步伐,目的地是他独居的公寓。

这种情况对于学生来说并不常见,暂且不提房租的来源,单是一人独住这点就令人诧异。然而鸣狐一向话少,更不会向任何人提及家庭情况,就连放学回家时也只有自己的影子陪伴,虽说早已习惯,但心里多少还会觉得有些孤单。

这种感觉就好像身上缺了一部分一样。

鸣狐忽然停下脚步,刚才的想法似乎带给他某种启示,脑中隐约抓住了什么,却又像有一层薄纱遮挡在某个重要答案面前。

就在此时,之前他所闻到的那些味道全部消失了,反而从左前方传来一股若有似无的味道。

鸣狐皱起眉,判断这个味道的来源。他的嗅觉比常人灵敏,为了尽可能减少过度的刺激,他才会终日口罩不离身,但此时的情况他还从未遇到过。

左前方高楼之间的某一处传来的特殊味道竟能遮盖住其他所有味道。

这不正常。

更奇怪的是,这种味道让他觉得很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像和煦的阳光,像秋日里金红的落叶,让人感到温暖和安心。

鸣狐不自觉地朝那个方向走去,左拐右拐之后,身边的路人也越来越少。而就在某一个街角,他忽然又停住了。惊讶于自己不够冷静的反应,但心中的好奇却不断驱使着他这样做。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离那个味道已经很近了,鸣狐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过去看一看。就在他缓慢靠近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随着那个味道一起飘了过来。他一瞬间想要屏住呼吸,心里升出不好的预感。

转进一条无人的小道后,血腥味加重了。

他凝神往前望去,只见一个瘦小的身躯瘫倒在墙角,身上可见的地方就有好几道伤口,虽然血已经止住,但地上那一潭暗红色的液体却依然触目惊心。

那好像是个孩子。

鸣狐顾不上血腥的味道的刺激,快步走上前,见那个孩子已经失去了意识,手指有些颤抖地搭上他脖子侧面,在确定仍有脉搏后才松了口气。

白色长发上沾满了血污,身上黄色的衣物也破损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但从衣料上看却似乎不是普通人的日常服装。

鸣狐心里暗暗猜测这个孩子的来历,身受重伤昏倒在这里,该不会是和黑道有关吧……

他朝左右看了看,周围很安静,并没有其他人来过的痕迹。然而就在他退开一步,刚想拿出手机打急救中心的电话时,他忽然感到自己的裤脚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低头一看,鸣狐吓了一跳。

“不要……离开……”

稚嫩的手掌牢牢地抓紧手中的布料,刚才还失去知觉倒在墙角的孩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另一只手撑在地上,他抬起头,赤红色的眼中所带有的紧张和戒备在看到鸣狐后全然消失,转而变成了可怜的模样。

鸣狐重新蹲下来,朝他伸出了手。

“我送你去医院吧。”鸣狐难得开口。

“不。”那孩子摇摇头,指了指身上逐渐在愈合的伤口,“不需要去医院。”

眼前这个孩子越看越不像是普通人,鸣狐沉默,既然他的伤势无碍,自己还是不要多管闲事比较好。可这个孩子看起来也就十岁左右的样子,和自己的小侄子差不多大,鸣狐实在不放心让他一个人留在这里。

“你的家在哪里?”

“我没有家……”那孩子眼里可怜的神色又加重了几分,“小狐可以跟你回家吗?”

 

 

鸣狐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受了什么蛊惑,竟然真的带着这个孩子回到了他的住所。

他把外套脱下来,披在自称是“小狐”的孩子的身上,一路将他背回来。所幸的是,发现这个孩子的地方离他家并不算太远,凭他的体力还是支撑得住的。

到家的时候,小狐已经睡着了。

鸣狐直接带他来到了浴室,叫醒他。

“先洗一洗吧。”

小狐点点头,安静地看鸣狐往浴缸里放热水又出去拿了两条毛巾,最后在他面前脱起衣服来。

“这,这是要共浴么?”小狐低着头问,脸上有点发红。

“嗯。”

脱完自己的衣服,鸣狐也开始帮小狐脱。没过多久,那些破损的衣物就被丢在一旁,显然已经不能再穿了。小狐一下被人扒光还有些发愣,那边鸣狐已经试过了水温,招手让他过去了。

温暖的水流滋润着疲惫的身体,小狐心里所有的尴尬都已消失,他只需要乖乖坐在浴缸里,让鸣狐帮自己清洗身体就好。

“以前你也经常这样帮别人洗吗?”小狐眯着眼,没来由地问。

“嗯,偶尔,会帮侄子洗。”

在本家那边,鸣狐有不少亲人,侄子也有很多,但和自己走得比较近的也就只有厚了。小孩子天性活泼,少不了和朋友追跑打闹。当初就算是到泥坑里去打滚,最后也还是鸣狐把人带回家来好好清理一番。

“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呢?”小狐趴在浴缸边,任由自己的白色长发飘在被泡沫覆盖的水中。

“鸣狐。”

“诶?好巧。”小狐的眼睛一亮,“我们的名字里都有狐字。”

水流声中,鸣狐轻声应了一下。

原来有人陪伴的感觉是这样的吗?

倒也不坏呢。

鸣狐的动作很轻柔。他的身体已经定型,而孩子的身体虽然瘦小,四肢也轻易便可被折断,但那里边却充满了无尽的生命力,似乎预示着将来会成长为怎样强健的臂膀。

浴室里陷入一片沉默,两人各有心事,直到小狐忍不住先叹了口气。

“其实,我也没有好好介绍过自己。”虽然身在浴缸里,小狐脸上的神色却变得认真起来,“我的名字是小狐丸,我来自未来。”

 

 

洗完澡,吹干头发,小狐丸换上了居家服。鸣狐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太过宽大,但也总比光着强。他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鸣狐在厨房里给他们二人准备晚餐。

小狐丸的神情有点沮丧,不管怎么说,他刚才可是暴露了自己最大的秘密,而鸣狐居然对此不闻不问?

真是难以理解的人啊……

鸣狐自然不知道小狐丸在想些什么,但他同样也有点沮丧,只因为打开冰箱后,他才发现今天由于绕了远路,忘记买菜了。

总要吃点什么才行。

于是当鸣狐端上来两碗泡面时,小狐丸先是好奇地隔空闻了闻味道,又在看到碗里的油豆腐之后开心地眯起了眼睛,一点也看不出刚刚闷闷不乐的样子。

“今天小狐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鸣狐不仅不嫌弃,还带小狐回家,又提供如此美味的食物,真的谢谢你!”

看着小狐丸热泪盈眶的样子,鸣狐有些不解,不过就是一碗油豆腐泡面而已,为什么这个孩子感动得都要哭了。至于他所说的麻烦,连鸣狐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帮助他。

无论他是什么来历,至少能确认的是他对自己并没有恶意。这一点,不仅仅是从年龄或者言行举止中看出来的,更多的是凭借一种感觉。

动物往往能分辨出人类的善意和恶意,这并不意味着人类就无法分辨出来,只因很多时候,人类更容易被表象所蒙蔽。

“鸣狐就没有什么想要问小狐的吗?”

吃饱喝足后,小狐丸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连碗里的汤都被他喝得一干二净。

鸣狐想了想,他心里的确有很多问题,关于小狐丸的,关于他自身的,但这些问题都不见得马上就能被解答。

不如还是问些实际的吧。

“今晚你会留在这里吗?”

小狐丸愣住了,说来也是他硬要跟人回家,自己没有强留下来的道理。可是鸣狐虽然这样问着,眼里却不知为何有期盼的神色,似乎很希望看到自己耍赖不走的样子。

他一直是这样一个人住吗?

小狐丸忽然明白了些什么,其实眼前的人也并不是太难懂,只是不擅长与人交流。当自己试图站在他的角度思考时,小狐丸发现反倒鸣狐才是更需要被人照顾的一方。

不希望他因自己受到任何伤害。

想要保护他。

小狐丸暗自下定了决定。

“小狐我啊,今晚就不多打扰了。”

 

 

TBC

————————

-这篇有大纲!有大纲!有大纲!【有大纲=不会坑

-计划有五章内容,第一章是子狐,还没写完……orz

-正文不会有肉,最多拉个手亲个嘴【滚分明第一章就已经坦诚相见了!x

-会努力加快更新速度的!平时比较忙,但至少会保持一周两更

  27 6
评论(6)
热度(27)
  1. piemul832kt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转载了此文字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