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Kitsune Lovers Café(下)

-现paro,甜,逆年龄差,小狐丸~18,鸣狐~28,小狐丸X鸣狐cp不逆

-标题一语双关,可译作:狐沼咖啡厅/狐之恋人咖啡厅,意会意会~

-Kitsune Lovers Café(上)



又是一个普通的周末清晨,狮子王推开员工休息室的门,习惯性地问早。

“早——狮子王前辈……”一个声音从角落里响起。

“这不是小狐丸么,你……”狮子王忽然瞪大了眼睛,活像见了鬼一样指着小狐丸大叫出声,“你居然活着来上班了!”

小狐丸干笑两声,面容上却满是疲惫,浮肿的双眼和眼下的乌青更是失眠一整晚的直接证据。想来狮子王说的也没错,自己这个样子居然还能爬来上班,简直是个奇迹。

狮子王往四周望了望确认店长还没来,这才坐到小狐丸旁边的桌子上问他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一起看场电影嘛。

只不过因为内容太感人,结局太悲情,很多观众都忍不住在荧幕前落泪,而小狐丸则是整个影厅里哭的最厉害的一个。

“所以电影结束以后,你还坐在原地抱着店长的胳膊哭了十分钟?到最后,店长的衣袖都湿了?”

“嗯……”回想起昨晚的情况,连小狐丸自己都无法直视。

“然后你今天居然活着来上班了?”

“怎么了,难道狮子王前辈真以为我会被关在什么相框里挂在墙上?怎么可能嘛……”

小狐丸昨晚和鸣狐相处得还不错,就算自己拽着人家的袖子哭,鸣狐也没有丝毫不悦,反而轻轻抚摸着他的头,让人安心不少。所以小狐丸后来也在想,狮子王之前所说的什么怪谈大概只是编出来吓唬自己的。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店长在着装方面一向很讲究。以前就曾经有过一位店员,在休息室里不小心把牛奶打翻在店长身上,当时马上就被辞退了。”狮子王上下打量着小狐丸,“弄脏了店长的衣服,还能宽容地让你继续来上班,这简直是……”

“大概……是因为昨天算是私人时间吧?”

狮子王看了眼时间,没再答话,只是意味深长地望了小狐丸一眼,转身去工作了。

小狐丸陷入沉思,这么看起来,自己的待遇还真算是相当特殊。就算他和店长的名字里都有狐之一字,这间咖啡厅的店名也似乎是专为爱狐之人准备的,就连昨晚一起看的电影都和狐相关,但就像狮子王说的,自己看来顺理成章的事,别人并不一定这么认为。

一上午,小狐丸都是浑浑噩噩的。

注意到他无精打采的样子,鸣狐趁他在午休的时候把他拉到一旁,担忧地问。

“要不要回家休息?”

小狐丸心里一惊,莫非今天自己的频繁走神终于引起了店长的注意,只是不知道下一句会不会是——以后也都不用来了。

然而就在他苦笑着想其实并不存在什么特殊待遇时,清冷的声音继续说道。

“下周再来就好。”抬头对上的是一双充满关切的眼,里边还夹杂着一些歉意,“昨晚抱歉,影响你今天的状态。”

小狐丸反倒不知道该答什么好,愣了一会儿,连忙摆摆手说并不是鸣前辈的错,自己才更该承担责任。

店内柔和的灯光与舒缓的音乐调和着两人间的气氛,原本的慌乱和不安被抚平,小心翼翼的关怀和歉意被化解。小狐丸露出和煦的笑容,一扫脸上的疲倦之色。

“昨晚的事实在是因为,和会让人哭肿眼睛的悲剧相比,小狐我更喜欢圆满的结局。还请原谅我昨晚和今日的失态,也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做好下午的工作。”

鸣狐定定地看着他,随后缓缓点头。

真是狡猾的狐,这样的回答既解释了失态的原因,也留下再次邀请他看电影的机会。

只不过下次又会是什么时候呢?

 

 

“欢迎光临!”

小狐丸有点头疼,狮子王抱病,原本人手就少的周末今天更是只剩自己和店长两个人。幸好现在还不是繁忙的时段,不然就算自己有八只手和八只脚都忙不过来。

正这样想着,店门忽然被推开,门上的铃铛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一位蓝发青年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少年。

小狐丸默默数着,发现那些明显还在读小学的少年足足有十一个之多。他似乎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些人,可苦搜了脑中熟悉的人名后又完全没有印象。

还没等他们走到自己面前,鸣狐却先迎了上去。

“叔父这里还和从前一样呢。”蓝发青年笑着道。

只见少年们也七嘴八舌地问候起来,话语里满是亲切,又排着队等着鸣狐挨个摸头。

真温馨啊。

小狐丸忽然想起,这些人应该就是自己第一次来店里,在收银台后边的墙上挂着的相框里见到的那些人。

是店长鸣前辈非常重要的家人。

想到自己的家人走的完全不是这种温馨路线,小狐丸不禁有些羡慕起来。

“咦,叔父找了个新帮手啊。”

小狐丸终于被众人注意到,连忙收起胡思乱想,换上职业笑容。

“初次见面,我是小狐丸,在店里做兼职,请问各位有什么想喝的饮品吗?”

“热巧克力!”

“我也是!”

“香草奶茶!”

“草莓奶昔!谢谢!”

……

十几份饮品不是个小数字,鸣狐也来一起帮忙。闲聊中,小狐丸得知带着孩子们来的人名为一期一振,平日里也是由他照顾年幼的弟弟们,年龄上虽然和鸣狐相差不多,但依然算是晚辈。今天刚好一家人来附近的游乐园玩,路过这里就进来休息一下。

小狐丸到店里的时间也不短了,一边招待着,一边忙着手上的工作。饮品很快就被制好,店内少不了又是一阵忙乱。

“热巧克力,香草奶茶……呃……草莓奶昔是哪位的?”

“这是给一期哥点的!”

……

小狐丸刚纷发完饮品,忽然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拉住了裤脚。低头一看,是一只有着黑白二色斑纹的……

老虎???

“对……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一位白发少年紧张地说。

小狐丸好奇地蹲下身,伸手让小老虎嗅了嗅,见它并没有什么恶意,轻轻抚摸起它的头。

“哦呀,你喜欢我手上的味道吗?”

被咬住的裤脚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松开了,小老虎舒服地仰着脑袋,露出长满白色绒毛的脖子,似乎想要更多的抚摸。

鸣狐也跟着蹲下身,正在小狐丸认为或许他是来解救自己的时候,却听到他轻声道。

“小狐丸很受欢迎呢。”

“鸣前辈过奖了,只是我认为动物能够分辨人身上的气息,如果带着善意接近的话,它们是可以感觉得到的,也就不会伤害人了。”

不知从哪里又跑出来两只小老虎,围着小狐丸不停地蹭着。

“这……这到底有几只?”

小狐丸有些手忙脚乱,却见鸣狐习以为常地抱起企图爬上小狐丸后背的一只,放在怀里揉了起来。

“五只。”

小狐丸瞬间头大。

见到他的反应,鸣狐倒眯着眼笑了起来。

午后一束温暖的阳光从窗外洒了进来,刚好将他笼罩在其中。银白色的发丝反射着柔和的光芒,即便有半张脸都隐藏在从不离身的口罩下,小狐丸想,他的嘴角应该也是向上翘着的。

忽然很想揉一揉他软软的头发,就像他正在对怀中的小老虎做的一样。

“小狐丸?”

思绪被打断,小狐丸略显慌张,心不知怎么砰砰跳了起来。

“什,什么事?”

“头发。”

鸣狐指了指小狐丸垂到地上的一缕头发,旁边还有一只小老虎伸着爪子玩得正欢。

“抱歉,我先去重新整理一下头发……”

匆忙起身,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小狐丸快步走进了休息室。

呼——

刚才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后背抵着门,他垂着头,脑中不断浮现出刚才所见到的画面,不由得心生动摇。

自从来到这间咖啡厅起,在意的人,在意的事,慢慢的就只剩下一个。每天都在期盼着周末的到来,或许并不仅仅因为可以从繁忙的学业中解脱,而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是来到这里,打开门后就能见到那样一个人。

尽管言语甚少,他却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啊啊,真糟糕,对方可是……

店长啊……

……

小狐丸再次回到店里的时候,一期一振已经带着弟弟们离开了。

不知不觉自己竟在休息室里待了那么长时间吗?

眼看着鸣狐朝自己一步步走近,在离自己两步远的位置停下,小狐丸心想,完了,这回真要被骂了……

“小狐丸,还想要看电影吗?”

出乎意料的,鸣狐从身后拿出了两张电影票。

等等,小狐丸愣住,这电影票是哪里来的?

“一期给的。”

鸣狐似乎能读懂小狐丸心中所想,殊不知对方实在不擅长隐藏自己的心思,所思所想无不完整地呈现在脸上。

就像此刻他又看出对方心中的纠结,恐怕还在为上次观看的悲剧耿耿于怀。

“是喜剧。”

 

 

动物题材的影片能拍到如此精妙的地步,真不愧是大成本投资。

小狐丸全程都看得很专注,并没有发现旁边不时投过来的目光。如果他看到的话,一定能发现那里边所包含的无奈与为难。

天地之初,所有动物都是和睦地生活在一起的,人和人之间亦没有隔阂。想法与情感不用语言传递便可被感知到,坦诚直接,无需遮掩。

故事最终迎来一个美好的结局,邪不胜正,一切恢复如初。

正如每个喜剧一样,虽然不比悲剧更能打动人心,却能为观者带来片刻发自内心的欢愉和满足。

小狐丸的脸上露出笑容,像冬日里的暖阳一般,融化了所有解不开的愁绪。

“小狐丸。”

听到身边人正唤着自己的名字,小狐丸侧过头去,努力在黑暗的影厅里寻找那双眼睛。

“喜欢吗?”

“喜欢,非常喜欢。”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回答。

荧幕中此时是一片鸟语花香,在柔和的光线中,小狐丸终于看到一直望着自己的鸣狐。只见他的手在耳边扫过,口罩随着他的动作被摘了下来。

还没等小狐丸做出任何反应,一个气息便快速朝他靠近,蜻蜓点水般在他脸上留下对方的味道。

等等,这究竟是……

“谢谢你,陪我一起来。”

这真是……

影片的最后一幕也即将要暗去,而就在一切结束,灯光亮起之前,小狐丸忽然伸手捧住了鸣狐的脸,吻上了他的唇。

鸣狐的脸上尽是错愕之情,却没有推开凑上来的小狐丸。

“也谢谢你,邀请我来。”

影厅内的灯光逐渐亮起,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只是原本搭在各自座位扶手上的两只手,此时悄悄勾在了一起。

散场的人群中,并没有人发现那还留在座位上,红透了脸的两个人。

 

 

一周后,某天晚上。

狮子王下班后发现自己又忘了拿便当盒,连忙跑回店里去取。然而就在他准备重新锁上后门时,忽然听见店里传来细微的响声。

怪了,这个时间还会有人在吗?

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他悄悄推开了休息室的门,往店内看去。

店门和玻璃上所有的帘子都已经被拉了下来,独留一束灯光打在挂满狐狸相框的墙上。而在墙边,似乎还站着两个人在低声交谈着。

“我觉得这张合影挂在下边就好,鸣前辈你觉得呢?”

“中间吧。”

“好吧,听你的~可是中间原来的那张怎么办?要挂在底下吗?”

“嗯。”

狮子王轻舒一口气,看来是自己的同事小狐丸正在帮店长重新整理照片墙。他随意地瞥了一眼被换到整面墙正中间位置的相框,里边装着的……

诶?!

怎么是小狐丸和店长的合照?他们什么时候拍的?为什么自己和其他店员没有?

而且……为什么两个人还是笑得很甜蜜的样子?!

“累得满身都是汗呢,鸣前辈有什么奖励吗?”

“……唔……”

等等!

狮子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两个人居然……居然抱在了一起然后……拥吻了起来?!!

“鸣前辈身上好热啊……”

“小狐也是……”

店长竟然直接被小狐丸压在了墙上……

“嗯?”

“怎么了?鸣前辈。”

“后门的声音……”

“啊啊,大概是狮子王前辈又忘了拿便当盒吧。要继续吗?”

“嗯……”

……

夜色中,Kitsune Lovers Café的招牌依然亮着,Animal friendly的牌子仍旧在门上挂着,OPEN字样的灯却已被熄灭了很久。

当它重新亮起的时候,又会有多少客人能发现店内墙上的变化呢?

这个答案,连店里的狐狸们都不知道。

 

 

FIN.

————————

-虽然早知道什么“明天继续”之类的是个flag,但也没想到上一周会那么忙,不过好在终于写完了TAT

-另外……由于这里是西半球时差党,中文退化严重,如果有任何设定问题或笔误病句之类的还请直接告知,会及时改正的!

  59 13
评论(13)
热度(59)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