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晚归之狐

-小狐丸X鸣狐,啊十八肉段,那个什么期设定

-这篇不挂是人品,挂掉是命,咱们拭目以待【X

 

 

“做吗?”

两人胶着在一起的唇/瓣刚刚分开,一道清冷的声音便从有着少年般容貌的人口中传出。

“在这里?”

温热的气息洒在他的脸颊,即便没有面具的遮挡也不会令他在冬日里感到寒冷。

小狐丸环顾四周,除了被皑皑白雪覆盖着的树丛和枯枝,这里什么都没有。双臂缠上他的脖子,隔着布料也能感觉到远高于常人的体温。

这显然不正常。

“嗯……”鸣狐轻声回答,但与其说是回答,倒更像是一声催促。

雪天路难行,常伴鸣狐身侧的狐狸先于他们回本丸汇报远征情况,天色渐晚,他们不得不在这荒郊野外暂宿一夜。对于鸣狐的异常,小狐丸并非没有察觉到。同为狐之眷属,鸣狐一直对他很是依恋,而小狐丸自己也十分享受与鸣狐相处的时光。只不过,像今日这样的情况……

“鸣,你身上很热,在这里会感冒的。”

小狐丸努力克制着已在暴走边缘的理智,压低了声线说道。他的顾虑并不是没有道理,即使他们本质仍是刀剑,但拥有人类躯体的他们却依然会面对某些问题,比如疾病,比如情和欲。

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但此刻并不太合时宜,鸣狐又反常地主动……小狐丸只想尽快将他带回本丸请主人帮忙看看有何不妥,至于其他事,还要等到确保他平安后才有心情做。

“小狐丸,讨厌我?”依然是没有什么情感色彩的声音,但小狐丸却好像从中听到了浓浓的失望。

怀抱中的身体越发滚烫,小狐丸心中着急,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久久没有得到回复,鸣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将小狐丸撞到旁边的树干上。枝杈上的积雪被纷纷震落,洒在二人身上,也令小狐丸的毛发更显凌乱。

“小狐很喜欢鸣狐。”小狐丸并没有理会眼前的乱发,只是轻抚着鸣狐红得发烫的面颊,“只是我更担心你。”

“想做……和小狐丸一起……”

鸣狐有些湿润的眼中映着小狐丸的影子,似乎在说着非现在不可。

良久,树下传来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冰天雪地中,每一声喘息都清晰无比地传入对方的耳中。还是同样的地点,同一棵树,只不过此时伏在树干上的变成了鸣狐。

小狐丸立于鸣狐身后,从远处看去更像是在为他遮挡风雪,然而紧紧相连的下身却才是为他们带来欢/愉的本源。

颈间的齿痕明示着归属权,鸣狐的体温逐渐回落,只是脸上的红晕依旧。他清楚自身的变化,多少也猜到了些对小狐丸无比渴求的原因,只是随行的狐狸不在,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小狐丸解释。

——只要做了就好了。

刚进入的时候,小狐丸只觉得像是全身都浸入了温泉之中,因担心而过于紧张的肌肉渐渐放松,从鸣狐身后环抱住他。

“冷不冷?”

鸣狐摇摇头,然后迎来了意料之中的撞击。

很温暖,很充实,很安心,直到某一点被触动,原本已被控制住的灼热之感一股脑又涌了上来。

“还想要……小狐丸……”

握着忽然开始抖动起来的腰,小狐丸低下头安抚似的亲吻他仰起的脖颈。

“乖孩子,乖孩子……”

赤红的眼中染上了难以言喻的疯狂色彩,像在预示着下一秒会有怎样的冲击将身下的猎物彻底俘获。

 

“小,狐,丸,大,人!”

鸣狐是被小狐丸抱回本丸的,原本还对小狐丸心存感激的狐狸一看到鸣狐脖子上糟糕的痕迹顿时明白了过来。

“不是小狐丸的错……”戴好面具的鸣狐小声说道。

看着依然恶狠狠盯着自己的狐狸,小狐丸只叹命途多迭。他正惆怅地想着二人的未来,忽然觉得垂在胸前的长发被轻轻拉了一下。

低下头,只看见鸣狐示意他靠近。

“谢谢……”

以及——

“接下来的三天也……麻烦了。”

 

FIN.

————————

因为不是什么正经的肉,所以就没搞外链想试试人品……

那个……也请手下留情不要举报 orz 跪谢!

  71 19
评论(19)
热度(71)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