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每只狐狸都需要单独的撒娇时间

-糖!一发完!

-在小狐丸⇆鸣狐设定下关于本丸里狐狸们的故事



自从小狐丸来到本丸后,他就总觉得有一道目光跟着自己。而每当他凭借自己敏锐的直觉判断出那道目光源头的方向时,却又总被人先一步溜走,或是落在一群嬉笑打闹的短刀中,或是落在空无一人的庭院内——总之,一无所获。

难不成,这本丸里存在一些他看不见的东西?

想到这里,小狐丸不自觉打了个冷颤,随后又认为自己是想多了,毕竟这是一座完全依靠主人审神者灵力支撑的本丸,没理由会混进来不洁的东西。不过无论如何,他还是决定今后要多和大太刀们搞好关系,神社出身的总归多一重保障嘛。

就在小狐丸胡思乱想时,鸣狐从树丛后探出头来,见小狐丸并没有往这边看,才稍稍松口气,趁着这个空当绕到了偏殿后门,又顺着另一边的走廊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看来第一部队出阵成果不错嘛,不仅全队无伤,还带回来不少稀缺资源,主殿让小狐丸大人担任队长果然是明智之选。”一关上门,狐狸就开始说个没完,要知道刚才保持安静了那么久是有多难为他,“就连小狐丸大人柔顺的毛发都没有一丝凌乱,面对强敌能做到如此地步吾辈真是佩服呀。”

鸣狐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不时点点头表示赞同。

“传说小狐丸大人乃是稻荷神大人显身帮忙锻造的,同为狐之眷属真是太荣幸了,每次只要靠近小狐丸大人一点就能感受到无比舒适的气息,鸣狐也有同样的感觉吧?”狐狸眯起眼仿佛依旧在回味着。

“是的呢,很喜欢。”鸣狐难得开口发表自己的意见。

狐狸对此却是见怪不怪了,他跳到鸣狐怀里以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趴好。

“鸣狐一天到晚跟着小狐丸大人,不用想也知道鸣狐有多眷恋小狐丸大人的气息呢。可吾辈仍有一事不明,想来一直能和鸣狐互通心意却也有这种时候真是伤脑筋啊。”

“嗯?”鸣狐歪了下头。

“鸣狐是喜欢小狐丸大人的吧?”狐狸抬起前爪问。

“嗯,喜欢。”鸣狐认真地点了点头。

“哎~吾辈所说的喜欢不是普通的喜欢,而是那种啊~那种~”

“?”鸣狐不明所以。

“那种喜欢嘛,就像是……男女之情一样!”狐狸从鸣狐怀里跳下去,在地上正襟危坐,“不想被束缚在同僚的关系上,想要突破一切艰难险阻再近一步,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心上人,又怕被发现后不被接受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感情远远看着他就好,比任何人都希望他能幸福快乐平安,愿意为他献出一切哪怕是生命都在所不惜!”

“……”鸣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呜呜想不到有朝一日吾辈也有要为鸣狐操心这方面的问题,虽然是值得高兴的事,可吾辈怎么就那么想哭呢……”狐狸举着爪子抹了抹脸上并不存在的泪水,“鸣狐哟,可是这是不行的啊,连告白都没有又怎么能稀里糊涂就考虑起那之后的事了呢!”

“那该……怎么办?”

“告白呀!就是告白呀!喜欢一个人就要勇敢地说出来,把心中所有对他的感情都表达出来,表明自己想要与他在一起创造美好未来的决心!”

“喜欢……”

“不不不,鸣狐这样没有底气的告白时行不通的,这必须由你自己亲口说出,中气十足的!”狐狸站立起来,两条前爪叉着腰,“说起来有一次吾辈倒是无意间听到乱殿和小狐丸大人的谈话,虽说有些失礼,但总也得到了一些关于小狐丸大人的绝密消息。”

鸣狐好奇地眨眨眼。

“吾辈可是亲耳听到啊……”狐狸压低了声音说,“小狐丸大人喜欢和自己相似的,说是这样会有更多共同话题。”

相似的?

小狐丸乃是受到神明祝福的太刀。鸣狐想着,自己既不是太刀,也从未在神社里居住染上哪怕丝毫神明的气息,即便名字里有一个狐字,却也不是真正的狐狸,这样的自己又和小狐丸有什么相似之处呢。

正如狐狸所说的,自己是很喜欢小狐丸的,不仅仅是同僚之情,更想贪心地接近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轻柔地触摸他的长发,在旁人都看不到的地方拥抱他。

“呀呀,鸣狐这是怎么了,脸忽然就红起来了,让吾辈猜一猜这一定是在想小狐丸大人吧,眼看春日临近,鸣狐竟然早早就开始思春了哟。”

鸣狐有些害羞地别过头,可没过多久又转过头来一直盯着狐狸看。

“鸣狐……?”狐狸忽然有种难以言表的不祥预感。

“和狐狸……交换身体。”鸣狐终于开口,说出的话却让狐狸大吃一惊。

“不行不行,这样做太……太危险了!就算鸣狐想和小狐丸大人有近一步的发展,也万万不可借用吾辈的身躯去试探,实在太容易弄巧成拙啊!”

“只要一天。”鸣狐的眼里透露出期盼与请求,“如果是狐狸就可以……想和小狐丸一起,想确认小狐丸的心意,一天就可以……”

“这……容吾辈想想……”狐狸坐在地上揣着手,皱眉沉思片刻,“交换身体这种事如果去请主殿出手,应该也不会太难做到。作为付丧神的刀剑形象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受到这座本丸主人的内心想法所影响的,只是吾辈不确定这样会不会消耗主殿太多灵力,万一对正常出阵的部队有过大的影响就不好了。”

“……”鸣狐低头想了想,刚想索性放弃这个自私的念头,却听狐狸继续说着。

“如果是为了鸣狐和本丸里所有人的安全,吾辈是完全反对这样做的。但如果是为了鸣狐的终身幸福……”狐狸顿了顿,轻巧地跃上鸣狐的肩膀,“为了鸣狐的幸福,吾辈愿意一试。”

“狐狸……”鸣狐心中一时变得复杂起来,皱起眉头想要说什么,却被狐狸打断。

“鸣狐哟,还在等什么,时间不早啦,咱们快趁主殿休息前去询问一下吧。”

“可是……”

“不去尽力一试怎么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如果主殿拒绝,咱们到时候总还能再想其他办法。况且……”狐狸蹭了蹭鸣狐的脖子,“吾辈相信,小狐丸大人一定可以照顾好鸣狐的。”

屋里不知沉默了多久,摇摆不定的心终于选定了方向。屋门被轻轻拉开,又被轻轻关上,地上的步团似乎还留有余温。


“所以,想要交换身体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审神者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请求,而且还是来自一向认真听从任何安排的鸣狐,不由得有些惊讶。

“无论如何,有一件非常想要确认的事。”没有由狐狸代为开口,鸣狐的本音从面具下传出。

“灵力的消耗倒是可以忽略不计,鸣狐和狐狸本为一体,稍微交换一下表现形态也不难,只是这样做的目的……”

“主殿,真的请再三考虑鸣狐的请求,鸣狐实在有必须要完成的心愿,只要一天就可以,保证不会去做坏事的。”狐狸眼看审神者快要松口,连忙上前推了一把。

“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四支部队都将会有繁忙的任务,只有明天一天还有些空闲。”审神者翻动桌上的计划安排,“哎不对,鸣狐明天还有短途远征任务,和短刀们一起。”

“这点主殿无须担心,吾辈自会代替鸣狐圆满完全任务的。”狐狸信心满满地接下任务,他和短刀们的关系一向很好,短途远征还是可以独自应付的。

审神者放下计划书:“好吧,既然鸣狐都开口了……”

“呜呼,实在多谢主殿!主殿真是对鸣狐关爱有加,鸣狐与吾辈必定会继续努力加倍回报于主殿的。”

审神者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瞥了眼明天的计划安排,补充道:“明天除了打刀和短刀有远征任务及内番安排之外,其他刀种都会休息,但仅此一天,无论做什么都要抓紧呢。”

也不知道是否是错觉,鸣狐看到审神者朝狐狸偷偷眨了下眼。


小狐丸觉得今天有点反常,但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只好认为是连续多日出阵太过疲劳导致的精神衰弱。

不过,身为刀也会精神衰弱么?

若不是锈得要死,武器是不会生病的吧?

这样想着,小狐丸低头看了看靠着自己脚边坐着的以前一直跟着鸣狐的狐狸,终于明白今天为什么会感到反常了。

鸣狐带领短刀去远征,这只狐狸居然抱病留在本丸了?

“吾……吾辈今日肠胃不适,无法陪伴鸣狐一起远征,还让小……小狐丸大人见到……如此实在是……失态……”

看起来还病得不轻,你瞧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唉……小狐丸叹了口气,伸手将目送鸣狐远去的狐狸捞到怀中,顺了顺他的毛。

“不舒服就没必要再站在这里吹风了吧。既然鸣狐将你托付给我,今天就要照顾好你啊。”小狐丸有些头疼。

“小狐丸大人……”鸣狐此时心中几乎是崩溃的,他就这么……这么被小狐丸抱在怀里了?!

他无比后悔昨天做出的决定,只盼和自己互换身体的狐狸能马上回来带走自己。不然很可能下一秒他就会缺氧而死了!

“有什么问题吗?”听到狐狸在叫自己,小狐丸耐心地低下头问道。

“没、并没有……”努力模仿着狐狸平时说话的语气,鸣狐生怕一不小心暴露就糟了。然而他实在是想多了,此时在小狐丸看来,平日里喋喋不休的狐狸因为生病而不怎么说话也算不上什么怪事。

“不过你就这样病着,主人也没办法医治吗?”小狐丸抱着狐狸来到走廊边坐下。

“啊啊……吾辈此乃小病,无、无需劳烦主殿多费资源……稍作休息即可痊愈……”一句话鸣狐慢吞吞地说了半天。他一向不善与人交流,一下要讲出这么多话来真是难为他了。

“那这样,不如去找石切丸去帮忙治疗一下?”小狐丸作势就要往三条房的方向走,却被怀里的狐狸抓住了垂在胸前的长发。

“不必麻烦了……只需要静养一天,就会好的。”

“当真?”小狐丸将信将疑。

“确实如此。”

“那好吧,今日阳光正好,不如就一起晒晒太阳吧?”

冬日里的暖阳洒在他们身上,让人不禁想眯上眼小憩一阵。树枝上的落雪已化了大半,似乎在预示着春天即将到来。可说到季节,身为狐狸果然还是最喜欢万物丰收的金秋时节。看着受到神明祝福的作物结出丰硕的果,再到落叶堆里和伙伴打闹一番,实在是无比惬意。

本丸里四季轮换无不是靠着审神者的灵力来控制的,也因此小狐丸真心钦佩着这一世的主人,掌管着如此繁多的刀剑,将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也让他在这里遇到了无比亲切的眷族。

狐狸趴在小狐丸腿上,闭上眼安静地晒着太阳。这样的机会对鸣狐来说太难得,原本心中想好的许多话一时都难以说出口,他便只好躺在这里装睡。

其实如果能一直这样的话,也很幸福呢。

虽然只有短短一天的时间,虽然并不确定对方的心意,虽然连自己的真身都无法见到,但只要能这样静静地陪伴在他身侧,他就已经感到无比满足了。

只不过,还是辜负狐狸对自己的期待了啊……

有些话他依然无法说出口,哪怕是借别人之口,就连旁敲侧击地问一下都做不到。

“那个,小狐有一件事想要请教狐殿。”小狐丸的声音在鸣狐头顶响起,打断了他杂乱的想法。

“嗯?”有着狐狸身体的鸣狐抖了抖耳朵,“小狐丸大人有何指教?在下必定知无不言。”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只是在想狐殿作为和鸣狐最亲近的人,哦不,是最亲近的狐,多少会知道一些鸣狐的想法吧。”

“是的,鸣狐的想法……在下还是可以窥见一二的。”话虽如此,狐狸的脸上却闪过一丝心虚。

“那么在鸣狐心里,认为小狐是个怎样的人呢?”

“诶?”狐狸惊讶地抬起头来。

“我是说……”小狐丸摸了摸狐狸的头,继续说道,“总能在不经意间见到那个孩子的身影,却很少能对上他的目光,即便偶尔能对上,也总是很快就移开……这是,不喜欢我吗?”

“不是这样的。”鸣狐马上否认,如果不是急于回答小狐丸的问题,羞愧的他都想立刻躲到角落里去,“鸣狐绝对没有讨厌过小狐丸大人,相反的,鸣狐对小狐丸大人很……很有兴趣。”

“有兴趣?”这回轮到小狐丸惊讶了。

“是、是的呢,一直以来鸣狐对小狐丸大人多有冒犯……以至于带来这样的误解,实在是……实在是……”鸣狐急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原来是这样啊,是我想太多了。”小狐丸宽厚的手掌梳理着狐狸的毛发,不断安抚着他。

“小狐丸大人呢?”

“嗯?”

“小狐丸大人……因为这些才,不喜欢鸣狐吗?”狐狸耷拉着耳朵问。

“怎么会呢,正因为喜欢才会一直注意着鸣狐,在看到他移开目光的时候会觉得失落,在他出阵归来后会想要知道他有没有受伤,也才会和狐殿单独问起这些。”与其说小狐丸是在对狐狸的问题作出回应,他倒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可是……在下之前听说小狐丸大人喜欢和自己相似的……鸣狐他……又有什么地方吸引小狐丸大人呢?”

既没有神明的气息,又不是拥有强大战力的太刀,就算同为狐之眷属……

“这个啊,不是显而易见嘛。”小狐丸眯着眼笑起来,“我们都和狐有因缘呢。”

“但……鸣狐虽然名字里有狐字,却不是真正的狐狸……”更有传说,鸣狐是靠击杀狐狸而得名的呢。

“诶?不是吗?”小狐丸的手停在半空中。

看嘛,这果然就是个误会。鸣狐此时鼻子酸酸的很想哭,这之前他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不过这并不重要吧。”小狐丸也不知道狐狸为什么看起来很失落,只是继续说,“因为狐的关系才会注意到他,但对鸣狐的喜爱之情却不会因为他是狐是刀还是人而有所改变。”

喜欢的正是他本来的样子呢。

“小狐丸大人……”鸣狐满脸通红,只得将狐狸的整个头都埋在小狐丸怀里。

“哦呀,狐殿这是在……撒娇吗?”

听闻小狐丸这么说,鸣狐把头埋得更深了。


“我们回来啦!”

“给大家带回了土产哟。”

“狐殿的身体好些没?”

“好饿啊什么时候开饭啦?”

刚刚远征归来的短刀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宁静的本丸顿时热闹了起来。

狐狸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一下子就跳到了鸣狐的肩膀上。

远远地朝小狐丸点头致意后,鸣狐和狐狸以向审神者汇报情况为由,直接往审神者所在的书房走去。


“所以,鸣狐那边还算顺利吗?”换回身体的狐狸泡在鸣狐特意为他准备的盛有热水的木盆里问道,“小狐丸大人没有欺负鸣狐吧?”

“嗯……他很好。”鸣狐点头。

“呀呀,看来吾辈累了一整天也算值得的。不过既然已经确定关系了的话,咱们不如向主殿申请搬去小狐丸大人的房间里去住吧?这样互相也有照应,还能增进感情呢~”

咣当——

鸣狐手中盛放衣服和毛巾,准备拿去浴场用的木盆掉到了地上。

“还没有到那种……地步……”

“那究竟是到哪种地步了?”狐狸趴在木桶边惬意地眯起眼问道,“吾辈刚刚可是看到小狐丸大人也准备去浴场呢,鸣狐这么着急去,不会是约好了吧?呀呀,吾辈可真是越来越看不透鸣狐了呢。”

鸣狐飞快地捡起地上的木盆,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去。谁都没有注意到,他面具下的脸已经红透了。

“哎呀——小心!”

小狐丸刚刚从自己的房间走过来,正想问问鸣狐要不要一起去浴场,没想到刚到门口就迎面撞上了他。

“对、对不起。”鸣狐连忙道歉。

“哎呀原来小狐丸大人已经过来了,是特意来邀请鸣狐的吗?请恕吾辈失礼无法出门相迎,鸣狐就还请小狐丸大人多多关照了。”狐狸虽然身在屋内,嘴里却也没闲着。

鸣狐默默关上门,抬头望了望小狐丸,随后整个人都扑到了小狐丸怀里。

“哦呀,难道狐狸和你说了什么吗?”小狐丸笑着摸了摸鸣狐的头。

鸣狐没有回答,只是把头埋得更深了。

真是的……小狐丸无奈地想,他这样撒娇的样子,倒十足像只小狐狸呢。



FIN

————————

大概是去年的脑洞了,本来只想写个两三千字的小短篇,没想到却慢悠悠地码出了这么多,都是狐殿/爹的锅!【

那么,最后也依然感谢食用!

(〃'▽'〃)

  114 6
评论(6)
热度(114)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