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熔铁 02

-现paro,转生要素



02

由于名字里带有“狐”字的缘故,鸣狐一直对各种各样的狐充满莫名的好感。

从每日不离手的水杯,常年保持开机状态的电脑桌面,椅子上的靠垫,饭桌上的餐具,墙壁上的装饰,窗台上的摆设,到床单被罩枕头窗帘上的图案,一切都和狐有关。就连他正在创作的新剧本《狐火》,只听名字就知道是以狐为题材的。

所以当这条来自陌生人的短信提到“狐”之一字时,鸣狐马上来了兴趣。

小狐……吗?

手指无意识地在手机屏幕划过,不自觉地就打出这两个字来,闪烁的光标好像在催促他再说些什么。

然而这时手机上忽然来了一条新邮件推送,鸣狐手一滑,原本在编辑中的信息直接发送出去。深夜信号太好,信息发送太快,想要取消已经太晚。他只得愣愣地盯着屏幕下方那两个字,苦恼还有什么补救措施。

[我是说……]他用了半分钟的时间才打出三个字,却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写了。

直接承认自己对狐感兴趣?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或者摆出一副冷漠的态度面对热情的粉丝?

不提别的,单是自己对狐感兴趣那条说出去就会引来奇怪的目光吧。毕竟就连经常与他有工作上合作的好友都不知晓他的特殊爱好,唯独本家的家人们才多少清楚些内情。一直以来他独自生活,埋头创作,和他人没有过多交流,也因此才相安无事度过好些年,没想到如今一失手竟然……

就在鸣狐懊恼不已时,手机又在他手中震了震,是对方发来的回信。

——[你是说我的名字?虽然名字里边有“小”字,但其实我的个头很大喔。]

所以嘛……对方的重点完全不在“狐”字上边。

鸣狐松了口气,干脆接着这条信息编辑起回复。

[刚刚失礼了,小狐桑。]

仔细想想,这人的来历或许并不像之前想象的那样复杂。也许只是稍微和知道自己号码的同事有些关系,正巧他在关注自己所在地的天气,又刚好在那一刻发来信息。说起来信息内容也只是普通的关怀慰问,是任何人都能想到的语句,应该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鸣狐把刚买的晚饭拿到电脑前准备慰劳叫了很久的肚子,半分钟后准时收到对方的回信。

——[无需介怀,倒是我先惊扰到您了。说起来这么晚了,您不会还没吃晚饭吧?即便工作重要,身体还是更要紧呢。]

鸣狐感到心里一暖,他已经很久没有得到这样的关怀了。

墙上的挂钟显示已经过了凌晨一点,屋外的雨声停了,屋内也只有电脑风扇在呼呼响着,如此环境对鸣狐来说是很适合进行创作的,但他却只是坐在椅子上,专注地捧着手机,编辑信息,等待回复,再编辑新的信息,等待新的回复。

对方的回复无论长短,总会在发出新信息后半分钟左右收到。发觉这一点后,鸣狐特意关注了一下信息收发时间,似乎真是这样,误差最多不超过两秒钟。

可能……只是想多了吧。

——[早些休息,晚安,做个好梦。]

这是他收到的最后一条回复。

鸣狐放下手机,望了望随意吃了几口的晚饭,以及电脑显示屏上毫无进展的文档,困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截稿日还早,不如今天就先好好休息吧。

热水冲走了雨天带来的寒意,柔软的床铺成为最终的归宿。抱着最喜欢的狐狸抱枕,鸣狐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呀呀,鸣狐终于想起要来看咱啦,真的是好久不见啊。”无边的黑暗中响起一个声音,不同于普通人说话的方式,无论是措辞还是语调都相当……有个性。

鸣狐揉揉眼睛,向四周望去,总算在转了一整圈后发现不远处一团暖黄色的光。

“这是……”

“诶?鸣狐还没有完全想起来嘛?真是伤脑筋,不过你能来到这里已经很厉害了,不不,或者说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吗?”那个声音顿了顿,最初激动的语气也逐渐变得平缓,“毕竟原本我们应该不必再相见呐。”

后半句话带着说不出的无奈与伤感,听得鸣狐也不禁眼眶泛酸。

奇怪,明明是从未听过的声音,怎么会如此轻易就被其中的情绪打动;明明连对方的身影都还没有看到,心中怎么会涌出重逢的喜悦,而这酸涩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鸣狐一步步靠近光源,虽然看起来离他不太远,但他走了很久都无法将距离缩短了分毫。

“啊啊,看到鸣狐过得很好咱就满足啦,虽然咱没能在现世陪伴在你身侧也感到很惭愧,但你无须担心,咱和小狐丸大人一样,一直都在默默守护着你。”

“是这样的呢。”曾经出现在雨天的幻境里的声音再次在旁边响起,这回鸣狐一下就认了出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眼看暖黄色的光源越飘越远,鸣狐也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时机到了,你会知道的。”

“鸣狐再见啦,虽然还有很多话想要和你说,但是即便到此为止咱也已经非常高兴了。和曾经与你在一起的时间相比,这样的等待太过短暂,实在算不得什么。鸣狐只需要好好照顾自己即可,我们总有一天还会再相见的呐。”

然而越是听到这样的话,鸣狐心里的疑问就越多。

等等,不要走——

他伸出手臂,努力想要抓住些什么,却只是徒劳。

光芒暗去,黄粱一梦。



鸣狐醒来的时候感觉手臂有些发酸,右臂就这么僵直着向前伸了一整夜,右手也紧握着,像是抓着什么,不愿放开。

起身下床,拉开窗帘,外边已经是雨过天晴,阳光透过窗户照到屋子里,把一切都烘得暖洋洋的。

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鸣狐忽然觉得手臂上痒痒的,他抬起手臂,发现似乎有一条很细的丝线缠在上边。

不,不是丝线……

——那是一根长长的,银白色的头发。



TBC

————————

-摸了一晚上鱼才摸出来这么些,有bug轻拍……~

-评论依然会由主站ID来回复,期待留言^^

  41 5
评论(5)
热度(41)
  1. piemul832kt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转载了此文字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