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深夜60分# 门

-隐藏的R15

-偷懒啦,其实是之前一篇肉里某片段的另一个视角,算是番外?

————————

 

 

听到小狐丸在本丸里到处寻找自己的消息时,鸣狐正在厨房里帮烛台切一起为同僚们准备晚饭。

藤四郎们绘声绘色地描述着小狐丸是如何孤身独闯粟田口房,又跑遍了大半个本丸,连田间和马厩都没有放过,只为找到鸣狐把一个什么东西还给他。

什么东西?鸣狐认真地回想了一下,最近一周内出阵频繁,分属两个部队的他和小狐丸似乎并没有太多交集,为此他心里还曾经有过遗憾。

“好像……是耳饰!”厚藤四郎忽然开口,小狐丸到粟田口房的时候他刚好在场,虽然当时没太注意小狐丸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但现在看到鸣狐耳畔少了平时从不摘下的耳饰,他才恍然大悟。

“呀呀,遗失了耳饰可是了不得的大事,鸣狐必定要去找小狐丸大人寻回,但是现在他人又在哪里呢?”狐狸跳到鸣狐肩上,替他开口问道。

“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三条房了。”药研分析道,“其他地方都有目击证明,唯独只剩下位于本丸另一侧的三条房,小狐丸殿有九成可能就在那里。”

“如此甚好,那吾与鸣狐就……”

“狐狸你就留下来帮鸣狐完成他没做完的工作吧。”烛台切拦下了正要往外跑的狐狸,“晚饭要紧,大家一起来帮忙吧。”

 

鸣狐独自一人穿过大半个本丸,终于来到了三条房外。

临近傍晚,远离主殿的嬉闹声,只有院墙边的绿植随风沙沙作响的声音,除此以外这里绝对称得上是幽静。

就在离门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鸣狐停下了脚步。他实在有些苦恼,也有些忐忑,一向不善于与人交谈的他没了狐狸的帮助,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开口。

更何况,对于小狐丸,他又有种莫名的亲近感。不想太过唐突,也不想显得懦弱,既然同为狐族眷属,希望能像小狐丸说的那样好好相处。

鸣狐在心中纠结着,没有注意到门内异于平常的粗重喘息声。

“鸣……鸣狐……”低吟声顺着门缝溢了出来,这回鸣狐清楚地捕捉到了这个声音。

是小狐丸的声音,即使比起往日里的要更加低沉,似乎也在隐忍着什么,但鸣狐依然轻易就辨识出来。

原来小狐丸已经发觉自己在门外了吗?

想到这里,鸣狐的心逐渐平静下来,既然如此,只需要礼貌地回应就好。然而当鸣狐刚要开口之时,门内却传来了越发急促的喘息声。

这怎么听都觉得不太正常。

鸣狐心里又开始感到不安,无数猜测在他脑中浮过,最终他得出一个结论——小狐丸恐怕是生病了。

衣料摩擦着榻榻米,矮桌上的摆设毫无节奏地晃动,门内人艰难地呼吸,柔顺的毛发因而变得蓬松杂乱缠绕上桌角,似乎……还能听到汗珠落下砸到地上的声音。

“小……小狐丸?……”所有担心化为使鸣狐开口的力量,但他的声音还是太小了。

“请问,小狐丸大人在吗?”

门内有一瞬的安静,随后是一连串压抑在喉咙里的喘息。

这不正常,这绝不正常。

鸣狐挪了挪身子,正坐在门口,关切地询问。

“小狐丸大人?……”

门内传来两声轻咳,之后是一阵悉索,像在收拾什么东西一样。

“啊……我没事。”小狐丸的嗓音哑得厉害,更加印证了鸣狐先前的猜测。

“听说……您在找我?”不自觉地用上了敬语。

“是……请进来说话吧。”

得到应许后,鸣狐才缓缓拉开门,他看到小狐丸斜倚着矮桌望着自己,眼里有些疲惫,有些莫名的尴尬,然而更多的却似乎是欣喜。

是因为见到自己而感到高兴吗?

鸣狐只觉得心里暖暖的,他想要更靠近小狐丸,想要更多的温暖,也想让自己能温暖对方。

他回过身轻轻关上了门,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在心中做出了怎样的决定。

 

 

Fin.

————————

感觉我已经快装不下去什么小清新了

(╯‵□′)╯︵┻━┻

最后再发下之前的肉……《苍之勾玉》

*由于这里是子博,回复评论的账号只能显示主博的@沧山懒癌,如果因此带来任何误会或不适还请多包涵!

  34 2
评论(2)
热度(34)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