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深夜60分# 红叶

希望能感受到甜!

————————


秋风吹过,红叶漫天飞舞,原本是金秋时节祥和的景色,此时却有两道身影在落叶间交错闪过。

一阵木刀相击的声音过后,洒满红叶的院子里又只剩下树木沙沙的相声。

小狐丸双手持刀,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是左边吗?不,那边只有一棵主人在今年春天刚种下的小树,才和自己的手腕一样粗,不可能藏的下一个人。

是右边吗?不,那边是池塘,就算真的藏在水中,刚才也应该能听到落水的声音,可实际上并没有。

如此一来答案便只有一个了。

小狐丸勾起嘴角,轻抬右脚,整个身体朝右后方快速转过去,手中的木刀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刚好迎上从后方朝他攻来的木刃。

“好险啊,不认真起来是不行了。”



一小时前——

“呀~呀~今天是鸣狐和小狐丸大人的手合番,鸣狐可准备好了吗?”狐狸指着本丸日程表说。

鸣狐点点头,目光却不由自主地朝院子里看去。

时光飞逝,他刚到本丸中来的时候还是初春时分,现在却已经是秋天了。曾经五彩斑斓的院子里只剩下金和红作为主色,让人感觉十分温暖,同时也有着代表收获的季节的欣喜。

成为付丧神后,他多少也有了些人类般的感情。喜怒哀乐虽然大多被掩盖在面罩之下,但也经常能透过双眼表达出来,只可惜本丸中发觉这一点的实在是屈指可数。

“今天天气这么好,不如手合番就挪到院子里进行吧?”小狐丸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鸣狐身后,见他在对着院子出神,也跟着往外看去,“小狐最喜欢的季节就是丰收之秋了。”

“是啊是啊,收获的季节最值得期待了。”狐狸跳到鸣狐肩膀上,“那咱们这就跟小狐丸大人去红叶里漫步啦。”



木刀再次相击,小狐丸心里越发惊讶起来。

起初鸣狐的攻击力道并不大,只是角度十分刁钻,攻击速度非常快,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不如说是对方发现这样的攻击并不能压制住自己,来自正面的进攻反而多了起来,攻击次数化作力度,竟也让自己隐约觉得虎口发麻。

“不错嘛。”简短地评价了一句之后,小狐丸转守为攻,每一次击打都遵循着特定的节奏,稳重的步伐移动起来就像古老的贵族一般。

鸣狐眯起眼,受本体刀种特征限制,太刀这样的攻击他不可能正面硬抗下来,如此一来只好从其他方面寻找突破点。

红叶。

他侧身避开一记攻击后,马上后退数步,刀尖顺势从地上带过,不断挑起散落着的树叶,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道金红的屏障。

来了!

鸣狐屏息,在飞舞的树叶刚好遮住他身影的最佳时机攻了过去。

成败在此一举。

叭——

小狐丸稳稳地站在原地,木刀依然持在双手之中,但他脸上的表情却不怎么好看。随手扔下刀,他快步走向被击倒在一旁的鸣狐。

“怎么样?刚才没伤到你吧?”小狐丸有些懊悔,“早知道你要硬来,我就……”

“多谢赐教。”鸣狐被小狐丸从地上拉起来,没在意自己的情况,反倒盯着对方看了起来。

“什……什么啊?”

“红叶,落到头上了。”鸣狐伸出手,从稍有些凌乱的白色毛发中取下一枚落叶。

“你啊,真是……”

鸣狐还没反应过来,额发就被撩起来印上一个吻,常年被挡住的额头上顿时多了属于小狐丸的味道。

“失礼了,实在忍不住……”

“无妨……”鸣狐只庆幸自己此时戴着面罩,不然烧得发红的脸反倒要叫人笑话了,他沉思片刻后,把本想自己留作纪念的红叶插回小狐丸头侧,“胜者的奖赏。”

秋风起,不断又有叶子从树枝上落下,像在下一场金红色的雨一样。

小狐丸摸了摸新得到的装饰物,看向鸣狐的眼里盛满了温柔。

“那我可得好好留着才行。”



FIN
————————
【严重超时之作,因为右臂残了只能用左手打字TAT

*由于这里是子博,回复评论的账号只能显示主博的@沧山懒癌,如果因此带来任何误会或不适还请多包涵!

  34 6
评论(6)
热度(34)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