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刀剑子博,狐沼居民
主站@沧山懒癌
HE保证,业界良心!

 

[双狐] 苍之勾玉 END

-小狐丸X鸣狐,R18,慎入!


“毛发都乱成这个样子了,果然还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小狐丸坐在手入室中闭目养神,打粉棒以均匀的力道扑在他身上的伤痕处,顿时缓解了疼痛。

小狐丸所在的第一部队刚刚经历了一场苦战,几乎所有刀剑都负伤了,而小狐丸作为队长自然优先进行手入,同时也能向审神者汇报战况。

说来战果也不坏,除了成功击退历史改变主义者,他们这一行还带回了不少本丸中紧缺的资源。木炭七百四十个,玉钢八百五十个,冷却才六百九十个,砥石七百个……小狐丸汇报完各资源数目,目光偶然扫到他身侧的手入位上,在从窗口透进来的阳光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

“那个位子?刚刚我们第二部队的鸣狐有在那里休息过哟。”今剑凑到小狐丸旁边,“看起来好像是落在这里的耳饰,要不要找人给他送去呢?”

“唔。”小狐丸心中有些在意,“不必麻烦别人,我稍后给他送去好了。”

“小狐丸终于开窍啦?”今剑笑眯眯地说。

“什么开窍不开窍的……”小狐丸心虚地环顾四周,转而和今剑低声说道,“主人还在呢。”

然而审神者正忙着给其余刀剑手入,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小狐丸和今剑的交流。

“现在鸣狐应该在粟田口房呢,再晚可就说不准会去哪里了。”今剑轻巧地捞起那对耳饰,交到小狐丸手中,“加油!小狐丸!不要辱没了三条家的名声~”

“喂……”小狐丸哭笑不得,这跟三条家又有什么关系。他对鸣狐的确有些兴趣,也正如鸣狐之前对他所说的“兴趣”一样,多半是同为狐族眷属的缘故。

大概吧……

手中那两枚苍色勾玉制成的耳饰好像仍然带着温度,小狐丸感觉有些烫手。

人类的身体还真是奇特。

在今剑充满期待与鼓励的目光中,小狐丸苦着脸走出手入室。前往粟田口房的路不算太远,但这一路下来小狐丸却只觉得手心一直在冒汗,都怪那两枚耳饰——握得太紧怕握碎,握得太松又怕掉到地上摔碎,啊啊,怎么会有人选用这种材质做耳饰!简直是……

好吧,其实还是挺好看的……

不过自己也没资格评论别人的装饰吧……

眼见粟田口房就要到了,小狐丸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揉了揉发僵的脸,这才走过去到门口询问:“请问有人在吗?”

开门的是厚藤四郎,见来人是小狐丸还有些疑惑,以为主上有什么重要情报要吩咐。

“在下前来是想将此物归还给鸣狐的。”小狐丸摊开手掌,露出两枚勾玉形状的耳饰。

“鸣狐叔父现在并不在这里。”厚藤四郎有些为难。

“哎?”

“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真是抱歉。”

“是在下冒昧,打扰了。”

离开粟田口房后,小狐丸又陆续去找不同人问过,结果都是不清楚鸣狐的行踪,甚至后来他连田间和马厩都找过了,却依然没有任何线索。

真是难懂的人啊……

小狐丸最终还是回到了三条房,趴在桌子上盯着那两枚让他几乎跑遍整个本丸的罪魁祸首发呆。

所以,该怎么办?


好了保险起见,接下来的内容咱们走外链^^

备用外链


三条房外,三日月宗近正坐在走廊上赏月,刚好遇到远征归来的石切丸。

“怎么不进去?”石切丸关切地问,“外边这么冷,小心着凉啊。”

三日月指了指紧闭的房门:“喏,你自己看。”

石切丸伸手正准备开门,忽然有一道无形的力量将他的手推开。

“哦呀哦呀,设下结界了,看样子是小狐丸的手笔呢。”石切丸识趣地退开。

这个结界并不难打破,但小狐丸既然布下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想必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商谈吧。”石切丸也加入了赏月的行列。

“谁知道呢……~”

 


FIN.

————————

节操再见!

*由于这里是子博,回复评论的账号只能显示主博的@沧山懒癌,如果因此带来任何误会或不适还请多包涵!

  166 31
评论(31)
热度(166)

© 冻不死的总会开花 | Powered by LOFTER